钢琴征服了我

  • 钢琴征服了我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14-7-4

 

二中莱山校区初1.8班 孙艺玮

在我四岁时,父母为了增加我的特长,便征求我的意愿,到底学什么。小小的我还不知道特长的多样性,只清楚世界上有个叫钢琴的东西,有着88个键盘,能弹奏出88个不同音域、不同音色的音,便天真地选择了它。或许,我万万不能想到,那东西——钢琴,会让我终生收益。

屋里,柞木地板上,一张鲜红的地毯,衬托着一架黑色台式钢琴。刚运回家时,我万分好奇,轻轻抬开光滑的琴盖,一种独有的原木香,从琴键间散发出来,弥漫在空气中,和空气中飞扬的尘土,融为一体。我贪婪地吮吸着,细细欣赏着这高贵、典雅、深不可测的钢琴,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坐在舞台上,弹奏给别人听。待梦醒,才小心翼翼地拿走那层红绒布,才真正见到了它。那洁白如雪,却又感到光滑如脂般的白键,那乌黑透亮,充满着刚强却又不乏温柔的黑键,静静地躺在那里。用手指轻轻按下,一个如铜铃般悦耳,但又细腻的声音,深深把我吸引。那一刻,我彻底被它征服。那种无与伦比的魅力,无声地感染了我,我爱上了它。

待我长到八岁时,母亲带我去听沈文裕的钢琴演奏会。演出开始,剧院里很静,沈文裕身着一身华丽的燕尾服走上台,稚嫩的面容里透露着成熟。他坐下,打开三角钢琴的琴盖,双手在琴键上摸索着,突然一声具有金属般穿透力的琴声响起,开始了第一支曲子的演奏。我被深深地震撼了,那声音,触及到我灵魂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它像一把柴草遇到火一样,忽然燃烧起来。我的心澎湃起来,沸腾起来,欢呼雀跃起来,我从未这样激动过。待本曲最后一个音响彻剧院上方,长得足以绕梁三日而不绝,我猛地站起来,用力鼓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在如今的技术上更加努力,终有一天,像沈文裕一样,控制全场,从被它征服,变作让我彻底征服它。

无数个日夜流汗努力,从未放弃,坚持到底。钢琴,我,一起走过十年。我与它暗暗有过约定:这十年,它的魅力征服我;后十年,我的演技,会征服它!十年之约,永远记得。它征服过我,我不会忘记,我定要努力,掌控它,征服它!

指导教师:刘玉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