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的色彩征服了我

  • 风的色彩征服了我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14-7-4

二中莱山校区初3.7班 孙佳宁

怎么,风也有颜色么?

有的,而且色彩斑斓,动人心弦,既然大自然的美景时造物不吝惜的泼墨挥毫(当然是在诗人的梦里)那我不妨贪心的想,穿梭在大千世界的每个角落的精灵——风——必定浸染了满身的水墨朱砂。

而我,一直愿意去感受风的出彩,或者换句文艺的话,我对风一见钟情,她的风采征服了我。

喜欢在太阳升起之前站在海边,张开双臂,拥抱着不远千里来问候的风,清爽自在,那是和大海一样的青蓝色,这时的风好像未出阁的大家闺秀,一眼望去赏心悦目,而又温婉含蓄莲步轻挪,她的脚印印在海浪上,一波一波,溅起细腻洁白的笑话,引起无限遐想。

而若太阳不甘落后,自海平面一跃而出,则又是另一番景象。天地之间渲染着大片大片的红光,忽然一下就亮起来,而风则舒展身体——加油清风初长成——披上了大红嫁衣,将薄云汇成红丝绸,铺在天海相交的地方,喜气洋洋。海浪的阵阵涛声则是热闹的锣鼓,向早起的人们宣布——风姑娘嫁过来了!她还带着厚实的嫁妆,是什么?就是那溢满天地的光明呀!

夏日的正午,闷热,教人烦躁不安。明晃晃的阳光挤走了本就为数不多的树荫,变得愈来愈沉——沉沉地把人裹在被汗濡湿的衣衫里…….而这时,忽然又一阵风流过那白亮粘稠焦灼的热——只一下便教人神清气爽,这绝非呜呜作响的人造冷气所能比拟的,这时的风细水长流,静静地将枝繁叶茂中的那些绿色气味带过来,混着不知名的花香——绿色的风!默默为人类带来清凉而不曾怨言半句,比植物的蒸腾作用(降低环境温度)似乎还要绿色一点(风可是真的不曾索取,不计回报)她应是已经初为人母,才会如此深谙奉献之道罢。

凄清的黄昏,阳光被模糊揉进了火烧云里,绚烂,凄然,终于燃烧,终于寂静,终于凄凄惨惨戚戚。风,缓缓而行,披着一袭厚重山色,深沉昏暗,此时不似白日里般明朗鲜艳,也不像夜色中神秘高贵,风就像老了——孩子抚养成人,而独自一人生活的老妪,她依然美,美在对世事的成熟,然而她孤独,她无言,她流泪,她像远方寒净的群山的颜色。她思念她的孩子,但她不得不留下度过漫漫长的黑暗,守望者,却又安详的笑——只为自己孩子回头时没有牵挂。

这就是母亲罢。

这便是从少女时代慢慢步入迟暮的魅力的我们的母亲罢!在外物缤纷的色彩背后,安静地走过——可她毕竟走过,你看,她的裙摆上分明沾染着那样美的颜色,我们能看到的,对吧?

所以,下一次,当母亲轻轻从哦我们身边走过(就像从指边流过的风)让我们牵住她的衣袖对她笑着说:

“妈妈,你真美!我被你的美丽征服了!”

也许,她会像风一样,回报给我们一个澄澈的笑。

哦,风的色彩,其实是母亲的颜色!

  指导教师:解玉琳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