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南山公园记

  • 登南山公园记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14-7-6

 

十一中7.1班 邹欣仪

“什么?要去爬南山公园!”我大声的问道,看着老爸不容置疑的表情,我只好安慰自己:权当减肥,顺便再领略一下“登南山小烟台”的感觉。

光爬山,这“买卖”我可不干,我得“勒索”一下老爸。左顾右盼,突然看到了我感兴趣的游戏——枪打气球!干脆利索地把枪支在桌子上,把目标对准枪口上的凸点,再把这两个点对在后面圆环的中间,三点一线,说时迟那时快,只听“砰”的一声,我瞄准的气球爆开了。再来一枪,这次子弹在气球上击开了个洞,只见气球的体积瞬间缩小,像个烂掉的杏子,耷拉着脑袋。我越打越带劲,好像攒了一冬天的斗志都蹦出来了,可老爸受不了了:钱包快“饿”扁了!

于是,我们又踏上了上山之路,我心想:南山公园上的小亭子近在眼前,只需片刻即将登上,便埋头往上爬。爬到一大半时,眼前呈现出了漫山遍野的桃花和杏花。雪白的杏花连成一片,像下了一场大雪,又好像牛乳飘在半空罩着山坡;粉红的桃花相互渲染,粉上加粉,艳中添艳,一层比一层浓,犹如随风飘扬的粉红丝绸裹在南山神秘的脸上;杏花和桃花交错,白色与红色相互映衬,浑然一体,第一眼看去,粉红的空隙中透露着雪白,好似大片满江红上落着几片杏花瓣;转眼一看,又变成了皑皑白雪上点缀着少许艳丽的桃花瓣。走近一看,花柱顶着金黄的花粉,被粉红或白色的花瓣托着;桃花在与黄土比绚丽,她认为自己的鲜艳完胜黄土的朴素;杏花和树枝相搭配,她认为黑黝黝的树枝更能体现自己刺眼的白;仔细一看,诶?杏花怎么爬上桃花的枝头?揉揉眼看,又好像是桃花抢了杏花的“地盘”,两种花在进行着一场美的“大战”,比比谁更让游客喜欢,谁的容颜更美丽,谁笑得更烂漫。山上还有一些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比开的桃花还要浓,像要滴下来,犹如一串串红珍珠。

哎,不是近在眼前么?累得我已气喘吁吁了,还好,为了将减肥进行到底,我拼了。终于快爬到顶了,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吼声。一个小男孩面色赤红,像个西红柿;脚下生风,飞奔上来。他不迈台阶,而是像百米跨栏一样直接一跃而过,带着活力冲向山顶。这就是人们津津乐道的春天的活力吧!

暖风习习,整个烟台尽收眼底,好一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好一次畅快之旅。

指导教师:汪进东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