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树·妞妞

  • 亲情·树·妞妞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14-8-14

通伸小学 五年级一班 鲍蓉

在我的印象中,姥姥家有一棵枣树,但不知为什么,结的果子总是不甜,直到妞妞离开我以后枣子就不再酸涩了。今天,我吃着妈妈买来的枣子,不禁想起了几年前的那件事。
“妞妞,快来!哦,小声点,被姥姥发现我把鸡蛋给你吃那就不妙了!”我小声呼唤着它。妞妞是姥姥家的一只小黄狗,从我记事开始它就陪伴着我,而且我也很喜欢它,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它,所以它也一直很健康。妞妞好像也知道鸡蛋是我的午餐,它用硬硬的小脑袋拱了拱我的手,我笑了笑,又把鸡蛋掰成两半,说:“这下你总满意了吧。”妞妞舔了舔我的手,低头吃那半个鸡蛋去了。
“蓉蓉,你是怎么看大公鸡的呀?跑了,快去追!”屋里传来姥姥的声音,我和妞妞急忙跑出去一看,天啊!大公鸡在一条大狼狗的嘴里!可能它想回去慢慢吃吧,所以并没有使劲咬大公鸡,可是,鲜血还是顺着大公鸡的身体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我害怕极了,这么大的狗,我那时又那么小,哪里敢去和它抢大公鸡?如果大公鸡再一挣扎,我难保自己不受伤。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妞妞冲了过去,和光身长就有妞妞一半的大狼狗对抗,“妞妞!”我大叫着。妞妞向大狼狗的脖子冲过去,用牙齿咬破了大狼狗的脖子,大狼狗惨叫一声,妞妞趁大狼狗惨叫把大公鸡放下的那一瞬间夺来了大公鸡,可是又不能把大公鸡咬伤,于是就慢了半拍,屁股被大狼狗划到了一道大口子,我哭了,捡起一块石头砸向大狼狗,它跑了,妞妞夺回了大公鸡,它轻轻舔了舔我的手,吐出一团黄色的液体,那是刚才还没来得及消化完的鸡蛋。我抱着妞妞,不停地哭,不停地哭……
因为那次与大公鸡的“英勇搏斗”,妞妞就落下病根,又生了一场大病,妞妞还是离开了我,我就像当时那样撕心裂肺地哭,最后我们把它埋在了枣树底下。从此以后,那枣树结的果子又大又甜.....

指导老师:程丽丽(凯文培训学校).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