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树种植向北,再向北

  • 茶树种植向北,再向北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14-9-16

---- 中国最北端茶区揭秘

 

陆羽在《茶经》中开篇提到: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几千年来,源远流长的茶文化发酵出博大精深的茶道,“南方之嘉木”也似乎成为了人们常识中的定格。而如今这种定格被朱永昶打破了,他把茶叶种植区大大北移,成功繁育出北纬最高纬度的茶区,不仅仅改变了中国人几千年的种茶传统,还培育了出自渤海黄金海岸这一独特地域的茶中精品——丹崖春羽。

中国人好茶,更善品茶。这其中品的既是绵延的历史积淀,又是厚重的文化积累。蓬莱人朱永昶也是一个善饮好品之人,然而常年在外的他,每每端杯总感觉再好的茶,到了他的嘴里便少了一些味道。在一次品茶过程中,日照好友向他引荐故乡的好茶,这激起了朱永昶的自尊心,他顿悟,原来嘴里少的是故乡的味道。

茶是故乡浓,这寄托着每一位游子的思念。然而对于朱永昶而言,想要喝一杯故乡的香茶却是一种奢望。朱永昶出生于蓬莱市潮水镇,这里的纬度高达37°42′,这样的高纬度是不适于茶叶生长的。怎样才能喝上家乡的茶叶?朱永昶发现在日照和青岛都有种植茶叶成功的案例,那么能不能在纬度再往北的蓬莱也种植茶树呢?朱永昶决定挑战茶树种植的北限。对于一个不懂茶叶种植的人来说,这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然而上天似乎有意眷顾这位有心人,一个偶然的机会,朱永昶结识了段家祥。

段家祥是山东省著名的茶叶专家,1975年考入安徽农业大学茶树系,后分配到山东省农业厅工作,一直从事果茶研究。朱永昶找到他时,他已经退休了。但是听了朱永昶的想法后,二人一拍即合。从那时起,两个半百之人整日到日照、青岛等地考察。经过一年多的准备,他们选定了蓬莱刘家沟。

刘家沟地处渤海岸边,山岚起伏,风景优美。按段家祥的经验,茶树生长需要充足的降水量、适宜的冬温和安全无污染的土壤生长环境。对此,段家祥总结为:背风向阳沙石山,酸性土壤有水源。种草植树相结合,茶叶远离污染源。

而刘家沟特别符合这一要求。就在刘家沟的这一片山上,他们组建起蓬莱市茶叶研究所,开始从临沂引进茶苗进行试验,同时,朱永昶还与山东省农科院茶学研究中心建立合作,建起了100余亩无性系茶树良种栽培试验基地,朱永昶把这里称为“中国最北端茶科技示范基地”。

当然,仅靠北方的自然环境毕竟不能全部满足茶叶生长的需要,由于北方降水量少,种茶首先要解决降水量不足问题。对此,朱永昶和段家祥引进了先进的喷灌技术;北方茶叶生长面临的另外一个大问题是,茶树要有适宜的温度过冬。对此,他们又采用了冬季反季节栽培方法,确保茶树的安全生长。

茶树长起来了,如何保障茶叶的高质量就成为更重要的课题。朱永昶明白,要保证茶叶的质量,必须从源头做起。本自出山原,洁性不可污。朱永昶要打造的是无公害茶叶,既无农药残留、重金属和有害微生物等污染物指标。对此,他和段家祥想出了很多办法,为了让虫子远离茶树,他们在茶树周围种植了豆子专门留给虫子吃,他们在地里架起紫外线灯和黄色诱虫粘板……经过三年多的悉心培育,如今朱永昶终于可以尝到家乡的香茗了,他还给它起了一个诗般的名字——丹崖春羽。

朱永昶解释,丹崖代表了茶叶的产地,“神奇壮观蓬莱阁,气势雄峻丹崖山。”传汉武帝多次驾临山东,登上丹崖山,寻求“蓬莱仙境”,后便将丹崖唤作蓬莱;春代表了茶叶的品质,茶叶入杯后叶底成朵、鲜嫩入生,似“春染海底”;而羽则代表了茶叶的形状,可谓”样叠鱼鳞碎,形似飞鹤羽。”

朱永昶解释,丹崖代表了茶叶的产地,“神奇壮观蓬莱阁,气势雄峻丹崖山。”传汉武帝多次驾临山东,登上丹崖山,寻求“蓬莱仙境”,后便将丹崖唤作蓬莱;春代表了茶叶的品质,茶叶入杯后叶底成朵、鲜嫩入生,似“春染海底”;而羽则代表了茶叶的形状,可谓”样叠鱼鳞碎,形似飞鹤羽。”

在品茶的法则中,口感是第一位的。中国人品茶往往以产地作为品评符号,如果说龙井代表了西湖的盎然神怡、普洱代表了云南的曼妙五彩,那么丹崖春羽则代表了胶东的纯粹与真诚。由于地处渤海岸边这一独特地域,茶叶生长期比南方长了4个多月,氤氲之中吸收了山海仙境之灵气,丹崖春羽因而具有叶片厚、香气高、耐冲泡、汤色黄绿明亮、茶香浓郁、回味甘醇等独特优良品质,即便是以品茗大师的标准来判断,丹崖春羽也是茶中精品。而这样的精品也只有淳朴的胶东大地才能孕育出来。

这绝非自诩。远在千里之外的武夷山,那里的人将最精品的茶称为“三坑两涧”。当地人认为落坑落涧的茶,叶片比较厚,泡出来的茶水比较醇厚,因而品质最好,但是由于环境限制,这样的好茶很少见。然而在蓬莱,天工造物,适宜的光照和较长的生长时间,加之土壤中丰富的有机质和微量元素,孕育了丹崖春羽这一极品的茶叶的诞生。根据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等单位化验分析:丹崖春羽的茶叶鲜叶主要成分含量大都高于南方,其中黄酮、儿茶素、氨基酸含量明显高于同类南方茶叶,而硒含量达到了农业部颁发的富硒茶标准中规定的含量,为天然富硒茶。

时值端午佳节,丹崖春羽刚刚开始采摘。在这片远离尘嚣的茶园里,丹崖春羽仿佛是与世隔绝的禅师,经过了长时间的禅悟,终于让人可以沐浴它的芬芳。此时,朱永昶带着友人来到自己的茶园,端出自己的丹崖春羽,同饮共乐。沸腾的水汽夹杂着香味徐徐扑鼻,犹如云蒸霞蔚。这是茶的味道,更是渤海岸边家乡的味道。

(烟台广播电视报姜泽林  盖峰 )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