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听见创意拔节的声音

  • 2007,听见创意拔节的声音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14-7-4

姜泽林

    在烟台电视台建台30年之际,我应邀为2007年的烟台电视台写一点文字,感到十分荣幸。

    2007年,是烟台电视台建台23年,也是我到电视台工作的第7年。这一年最值得记载的是在节目形态上的创新和突破。

虽然我大学毕业后即进入广电系统工作,但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电视还是处在幼苗期,节目形态非常简单,我对电视的认识也处在浅层次上。此后因工作调动,我在机关近十年,等2001年到烟台广播电视台电视中心担任副总编辑时,电视已过了青涩期,但节目形态仍固定在新闻、社教和文艺三个方面。

转眼间,今年已是烟台电视台建台30年,我也已离开电视台到烟台广播电视报工作了3年。从2001年到2011年,我在烟台电视台整整工作了10年。这10年,是电视人创业激情喷薄的时期,烟台电视台从青涩走向了成熟。这10年,我亲历了电视节目形态的一步步变化,亲历了从量变到质变这一令人惊讶的进程,特别是2007年,烟台电视台在节目形态上的变革一度达到了阶段性的高峰。

    回顾这段时期可看到,从2001年到2007年,基本分为两个时段:第一个时段是2001年到2003年,是两台(有线电视台和无线电视台)合并的磨合期;2003年到2007年则是节目改版的变革期,这段时间,从提出和酝酿改版到一步步实施,在2007年5月基本成型。新版节目运行到2007年底,烟台电视台的节目形态和水平已经达到阶段性高峰,从此以后多年,其节目格局一直都被沿用着,那些深受观众喜爱的节目,至今也仍在播出。

可以说,2007,是一个令电视人记忆犹新的年份。因为这一年,在电视节目形态实现突破的同时,我们也找到了电视人应有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不断创新的激情!

在我的记忆里,这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在这段时间里,烟台的电视人只所以能把激情燃烧起来,主要得益于以下两点,一是电视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记得当时戴志东总编辑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电视台不能倒在我们这一班人手里”。二是烟台电视台多年传承下来的对电视业务的尊崇,造就了一批埋头苦干、淡泊名利的业务骨干。正是这种推动电视发展的历史责任感和强烈的业务意识,让电视台在这段时间里焕发出青春燃烧的创新激情。

现在回头看2007年的烟台电视台,虽然当时可用于调动员工积极性的手段极其有限,但从电视中心的领导班子到一线员工,没有人因为所谓的待遇而停止创新的脚步。大家在不断地创新中,收获的是观众的认可和赞扬,收获的是自己与电视事业共同成长的喜悦和自豪。

2007年的烟台电视人,已经有了经历青春期迷茫后的自信,也具备了与观众、市场合拍的创新理念。连续多年的电视节目改版工作,走到2007年,也让我们体会了驾轻就熟的感觉。

这一年,根据台里的总体安排,我们进行了以二套节目为主体的改版工作,经过很短一段时间的酝酿和论证,我们于2007年5月7日在烟台电视台二套推出了新版节目。翻开当年的电视史志,有这样的记载:“2007年5月7日,烟台电视台经济科技频道(二套)全面改版。新版节目前卫、新锐,体现了电视人的创新理念和开拓精神。新版节目有:《还看今朝》、《民生大道》、《生活圆周率》和《阳光园》四大版块,囊括了《还看今朝》、《天天巡索》、《同行印记》、《走进乡村》、《鹰语》、《细说百家姓》、《黄玮倾听》、《SHE时代》、《爱在山海间》、《快乐1+1》、《琪谈》、《阳光园》十二个栏目。这次改版是烟台电视台继新闻综合频道(一套)改版成功之后的又一创新举措,它预示着烟台电视开始从专业化向品牌化方向发展。改版推出的多档新栏目,许多可以称为烟台电视第一。”

    这其中的《还看今朝》是一档早新闻节目,《民生大道》是以经济新闻为主打的大型节目板块,主要包括《天天巡索》、《同行印记》、《走进乡村》等子栏目,《生活圆周率》则是一档极具挑战性的生活类节目,主要包含《鹰语》、《细说百家姓》、《黄玮倾听》、《SHE时代》、《爱在山海间》、《快乐1+1》、《琪谈》等7个子栏目,《阳光园》是一档独立时段播出的面向少儿的节目。

改版方案确定后,《还看今朝》、《民生大道》由刘玉斌副总编分管,《生活圆周率》和《阳光园》由我分管,从分工上也可以看出这两类节目具有不同的特性。《还看今朝》、《民生大道》在节目形态上还是侧重于新闻,《生活圆周率》和《阳光园》则是完全的生活服务类节目。多年后,当孟非站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大声念出“这是大型生活服务类节目”的时候,我心里总是莫名其妙的砰然一动。

    2007年的改版,看起来省事、省力,似乎有举重若轻的感觉,想起当时有位年轻同事说的那句“重重举起,轻轻放下”,用在这里倒是非常贴切的。

但这种“轻轻”,确实来自于前些年“重重”的积累。可以说,没有2007年以前那些“重重”的积累,就不可能有2007年改版所谓的“轻轻”。

想起2005年初推出《新闻直通车》的那次大型改版,有一种被脱了几层皮的感觉。虽然《新闻直通车》是在2005年1月10日推出的,但前期的酝酿和策划,则是经历了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艰巨历程。我记得那次改版,大约在2003年就已开始提出,但由于种种原因,直到2004年才又重新启动,因为这次改版方案,戴总让我执笔,所以,改版的这段历史,至今历历在目。期间,派员赴南京学习,安排各种各样的座谈会征求意见,没日没夜的策划讨论,虽然辛苦,但大家的眼睛总是铮亮,那种创新的兴奋早已压过了长时间的疲劳。草案拿出来后,几次到广电局和宣传部汇报,每次汇报后,又有调整和修改,到最后一稿出来时,我大略数了一下,经历过较大的方案修改版本就有16个。后来在一次交谈中,我曾跟戴总说过,人家是三易其稿,咱们的改版方案可是16易其稿啊!

正是有了前期改版的反复搓揉,我们对电视节目的认识也有了不断地提升,等《新闻直通车》这一大型民生新闻板块推出后,电视节目必须接地气的理念,已是深入人心了。这也是两年后,大型生活服务类栏目《生活圆周率》能够诞生的最重要基础。

其实,《生活圆周率》在推出之后,又在原来方案的基础上做出了很多大胆的创新和节目方向的调整,这也是直到如今其中的几档栏目依然脍炙人口的重要原因。

2007年5月7日第一期《生活圆周率》节目播出之后,我们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松感,通过几次与栏目制片人的交谈,我能感受到大家对节目未来的担忧。生活服务类节目长期以来处在边缘地带,与早已被体制肯定的新闻、社教、文艺节目相比,生活服务类节目总是处在自生自灭的状态。正是这种状态,让大家有了一种生存的危机感。

就拿《琪谈》来说,刚开始的几期节目,根本找不到方向,《琪谈》到底该怎么谈,从台领导到制片人,都在苦苦摸索。对我来说,同时分管了《鹰语》、《细说百家姓》、《黄玮倾听》、《SHE时代》、《爱在山海间》、《快乐1+1》、《琪谈》、《阳光园》等8个个性不同的栏目,每天的审片就是一个不停转换思维的过程,特别是刚开始的时候,这些栏目基本都处在探索期,每一个栏目都遇到了很多问题。

这段时间,台领导给予我们极大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的精神总是保持在亢奋状态。大家的积极性如此高涨,对于我来说,如何因势利导,就是一个最重要的课题。作为分管总编,对上要贯彻好总编辑的指示精神,对栏目来说又是主管业务的上级领导,扮演好这样一个中间较色,并不容易。做好对这些性格各异的栏目的管理,我还是很下了一番功夫的。对此,我曾打过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我说就像驾驶一辆汽车,分管总编要做好启动,也就是把方方面面有关的资源整合好、动员好,然后就应该交给制片人,当然,要同时告诉制片人应该把车开到那里去,也就是目标要明确。之后呢,分管总编就可以坐在教练员的位置上,只管盯着大方向,在遇到问题时随时准备好踩刹车就行了。至于行驶途中,如何拐弯,如何调整线路,何时加油门,何时减速,完全可以由制片人根据路况、车况自行决定。这一比喻虽然不太恰切,但实践中,我还是觉得比较适合生活类栏目的实际,因为,制片人会更好把握观众和市场的需求,把创新的权利完全放给他们,他们的积极性和热情也会更高,执行力也会更强。而分管总编则要当好后勤部长、搞好资源整合、做好思想发动、把好节目导向、管控节目质量。

在这样的情形下,《生活圆周率》在其后的运行中,能够很好呈现出多元化的个性色彩。《鹰语》的讲述悬念跌出引人入胜、《细说百家姓》着重突出厚重的历史感和现实的人文色彩、《黄玮倾听》娓娓道来注重故事的启发性、《SHE时代》突出了时尚和青春、《爱在山海间》突出了体验式旅游、《快乐1+1》成为烟台的选秀和才艺展示平台、《琪谈》把烟台人的幽默风趣贯穿于节目中嬉笑怒骂皆成文章、《阳光园》真正成了孩子们的乐园。

当然,我之所以能采用这种管理模式,也是因为我们拥有一支过硬的制片人队伍。他们的责任心和创新的激情,至今令我难忘。

就拿《SHE时代》的前后两任制片人孙晓静和李自华来说,他们的个性和风格略有不同,但责任心和拼搏意识却是难分伯仲。记得孙晓静主办了大型公益节目《弘扬母爱温暖母亲》的启动仪式,这一大型活动仅上台演出的人员就有300多人,台下观众近千人,从活动启动,到正式演出和录播,时间仅半个月,而参与这个活动的组织人员和节目采编人员仅仅5人。这段时间,孙晓静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晚上基本睡不着,睡着了也会突然惊醒,就在这种状态下,她硬是撑了下来,圆满完成了活动的现场组织和节目录制。第二年,李自华接手该栏目,继续举办该活动的颁奖仪式,同样经受了这一考验,在录制节目的现场,李自华的爱人抱着孩子前来为她加油,节目录制结束后,他跟我说:“为办好这个活动,李自华都快崩溃了”。后来,孙晓静和李自华在说起这段经历时,都表示,这一次活动,让她实现了从一名记者到制片人的真正转变。但我,真的对她们有一种深深的愧疚。她们太累、太辛苦了。如果她们选择别的行业,也许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

可以说,每一个栏目制片人,都经历了一番这样的考验。赵琪为了把节目做得更有特色,常常带领节目组人员大冬天深入偏远山区、对一个镜头一句台词不满意都要反复拍摄、反复修改。每一档节目能够为烟台大众所喜爱,均并非偶然,其中有着多少无人知道的汗水和付出!黄玮为了把节目做好,把已是大校军衔的爱人都发动来帮助搬运道具、布置录制现场;毕海奇带领《阳光园》栏目组几乎走遍了烟台的所有中小学和幼儿园;崔海红曾带领节目组12天驱车4000公里,深入采访了山西、陕西、河南等地,为节目采集了大量第一手素材;智强反复探索节目定位,终于找到一条百姓参与、喜闻乐见的节目发展之路;崔海鹰则在节目选题和前期策划上舍得下功夫;张学敏多方联络,把旅游这一行业性较强的节目做得有声有色。那段时间里,由于设备紧张,采编人员只能黑白不分地工作。早晨刚到单位时,经常看到编辑人员穿着大衣从机房走了出来,他们又在机房干了一个通宵!

没有丰厚的奖金,甚至,很多聘用人员只拿着微薄的工资,但大家的工作激情没受影响,大家的创新意识不断高涨。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生活服务类节目从边缘地带走出,在观众中生根发芽,在市场中成长壮大。现在,这些生活类栏目不仅受到观众的喜爱,而且给电视台带来了可观的广告收入,可以说,取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在烟台电视台30岁生日来临之际,欣喜看到电视节目大发展、大繁荣的同时,不能不想起我们曾经走过、曾经拥有的2007,那是一个按捺不住创新激情的年代,一群只讲奉献不求回报的人们,在执着地做着创新、创新、再创新这样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回望2007,我仿佛看到,电视人不竭的创意在节节拔高;我仿佛听到,那些美好的创意如小麦拔节般成长的声音……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