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小时,了却27年的等待 ——真情热线助失散母子团圆

  • 27小时,了却27年的等待 ——真情热线助失散母子团圆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14-7-14

6月17日10时许,本报记者接到了一个特殊的热线。这个电话改变了一位74岁老人的命运,更让一个离散的家庭在27年后重新充满了欢声笑语。

 一个热线,道出27年的苦衷

来电的是海阳市人民医院呼吸科的初医生。电话里初医生告诉记者,他的一名患者因无力负担医疗费,已先后喝农药自杀两次!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只有一次,难道说仅仅因为病痛就能让人轻易放弃这美好的生活?病人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人命关天,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起,记者心急如焚。

根据初医生提供的信息,记者了解到这名患者名叫卓兆玉,家住海阳市留格镇望格庄村。记者来到望格庄村发现,村民的生活都很富足。然而来到卓兆玉家里,记者惊呆了。这座半个世纪前的破房子跟周围的现代化民宅格格不入。年久失修的院墙上杂草丛生,房子连大门都没有,只是用一块破铁皮横挡在门框外。透过院墙往里看去,院子里杂乱不堪,三间土坯房摇摇欲坠,正屋的门窗都已破烂不堪,苍蝇在屋里院外嗡嗡乱闯。这分明是村里最穷的一户人家!

走进正屋,74岁的卓兆玉一个人躺在炕上。由于病重,她不能下地,她让记者自己倒水喝。记者发现黑洞洞的房屋里,惟一的现代化电器只是一盏度数不高的白炽灯,加上一个破旧的灶台、一个门都关不上的橱柜、一把掉底的暖壶和几副碗筷,这就是卓兆玉的全部家当。

一个年近八旬的老人,本应该是儿孙绕膝,乐享天伦,然而这些却离卓兆玉太远。交谈过程中,记者发现卓兆玉是一个很开朗的人,也很健谈。这样的一个老太应该很乐观,即便是生活艰难也不会选择轻生。卓兆玉告诉记者,她患有肺心病及心衰,仅去年一年便住院5次,今年上半年又住了3次院,多年来病痛的折磨加之家庭条件差,迫不得已之下,她才选择了轻生。谈话间,记者发现她的眼神迷离,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记者问她有没有办理新农合和低保,卓兆玉犹豫了半天才告诉记者,她不是本地人,也没有户口,不具备新农合和低保的办理条件。记者又询问她,儿女们知不知道她的情况,为什么对她不管不顾?说到这里,卓兆玉老人痛哭失声。在记者地开导下,她道出了一段憋在心里27年的苦衷。

27小时,失散母子得以重逢

“我跟别人不一样啊,别人都有儿女养老,我的儿子却不要我了。”卓兆玉老人哭着说。操劳了一辈子,谁不想看着孩子成家立业?谁不想抱着孙子,跟孩子讲讲自己年轻时的故事?可是,卓兆玉却感觉自己就像家里那把掉了底的暖壶,没用后被人遗忘在角落里。

老人告诉记者,她原籍是潍坊高密市。27年前,47岁的卓兆玉被人骗来海阳市龙塘埠村。为了生活下去,她被迫跟当地的一个男子生活了9年。随着卓兆玉渐渐老去,这个男人开始嫌弃她,将她赶出家门。当时已经56岁的卓兆玉举目无亲,只能靠着打工的微薄收入勉强糊口。在打工过程中,卓兆玉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孙永迪的妹妹。在孙永迪妹妹的撮合下,两人生活在一起。卓兆玉告诉记者,老伴孙永迪之前一直也是孤身一人,两人已经一起生活了18年。

记者问她为什么27年不回家,老人告诉记者,她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她曾给家里写过三封信,但是都没有回复。“孩子们不要我了,我一个人也回不去,想到这些我就一气之下喝了农药。”老人告诉记者,其实她的身体一直很好,正是因为两次自杀才落下了病根。

难道这世界上真有这么狠心的孩子,会不要自己的母亲?或许这其中有着某些隐情。了解到老人的情况后,记者决定帮助她找到失散多年的儿女。由于老人不识字,记者只能根据她口述的地址帮她寻找。6月17日下午两点,记者终于确认了她的原籍是高密市柴沟镇曹疃庄村。记者通过当地政府找到了曹疃庄村支书的电话。

电话里,经过记者的再三提醒,村支书想起了村里以前是有这样一个人。听到这个消息,记者喜出望外。但当询问卓兆玉的家人时,得到的答案让记者高兴不起来。村支书告诉记者卓兆玉的丈夫已经离世,她的儿女也不在村里,一时联系不上。无奈之下,记者只好留下了联系方式,请村支书帮忙通知。

时间在焦急地等待中一分分过去,直到第二天上午,终于传来了好消息!老人的小儿子毛玉海打通了记者的电话,并询问母亲的现状。电话里,毛玉海的声音兴奋中带着颤抖,尽管是浓浓的潍坊口音,但是记者仍能感受到他的激动。他不敢相信,寻找27年无果的母亲居然还在世!“俺们找了很多年都没有找到,俺们当地也早就按失踪人口把俺娘的户口注销了,这个消息太意外了。”

6月18日下午一点多,老人的孩子再次打来电话,他们告诉记者,要接母亲回家。于是记者与他们约定6月19日在海阳市人民医院汇合,然后带他们去接卓兆玉回家。而此刻距离初医生拨打本报热线,仅仅过去了27小时。

美梦成真,老人回家乐享天伦

6月19日上午10点,卓兆玉的四个儿子毛运良、毛运仓、毛运欣和毛玉海驾车赶到海阳市人民医院。10:30分,记者带着他们来到了卓兆玉的家前。看着母亲现在生活的条件,四个儿子泣不成声。“我们对不起母亲,自己在家里过着好日子,却让母亲在这里受苦。”老三毛运欣红着眼说。

屋里,卓兆玉一人在家,她正躺在炕上咳嗽。一见到母亲,四个儿子便跪哭在地。“妈,您跟我们回家吧,我们要把多年来对您的亏欠给补上去。”儿子们哭着说道。

卓兆玉看到四个儿子,仔细地辨认了一会儿。在她印象里,儿子们还都是年轻的小伙子,而现在儿子们都已年过中年。“你是老大、你是老二……”卓兆玉没想到会这么快找到儿子们,辨认完,卓兆玉这才反应过来,儿子要接她回家。

看到了日思夜盼的孩子们,老人泣不成声。“儿啊,你们不要你们的妈了吗?你们知不知道,妈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妈都不想活了啊。我给老大老四各写过一封信,为什么都没有回信?”老人哭道。老大毛运良和老四毛玉海告诉老人,他们根本就没有收到来信,他们也曾多方寻找过母亲,但是都没有结果。

老人告诉记者,她刚离家那会儿,只有老大毛运良成了家,而现在小儿子毛玉海都已经45岁了,老大毛云海都快当爷爷了。见到儿子后,老人的精神大好,跟儿子们有着说不完的话。

正在卓兆玉跟儿子们谈话的过程中,老伴孙永迪回到了家中。看到卓兆玉跟儿子们团圆,她的老伴孙永迪既开心又难过。“说心里话,我不希望她走,18年的夫妻能没有感情吗?”孙永迪告诉记者,尽管卓兆玉常年卧床,都要他照顾,但是他并没有抱怨,因为至少生活上能有个伴儿。看着一起生活了18年的老伴,卓兆玉面临着艰难地选择。“虽然没过什么好日子,但是老孙这么多年对我很照顾,我生病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现在我要是走了,老孙又要一个人生活了。”看着卓兆玉的为难,孙永迪对她的儿子们说:“把你们的母亲接回去吧,让她好好享享福。”

中午时分,卓兆玉跟儿子们离开了生活了18年的地方,踏上了还乡的旅程。看着母子们离去的身影,孙永迪抹着眼泪对记者说:“真心舍不得她走啊,但是看到他们团圆,我从心里为他们高兴。”

由于卓兆玉的身体不适合长时间坐车,儿子们决定改坐火车回家。在火车站附近,卓兆玉跟儿子们吃了个便饭,这顿简单的便饭却是27年来,母子们吃的第一顿团圆饭。母子们从40多年前一直聊到现在,又从饭馆一直聊到上火车……

6月19日晚上22:03,毛玉海发来短信,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平安到家。

毛玉海曾对记者说,27年来,他最害怕做梦,因为他无数次在梦里梦见自己的母亲,醒来却是一场空。现在他不再害怕,因为他知道,当他醒来,一切美梦都会成真。

 

烟台广播电视报记者 盖峰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