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禄奎事件——胶东最早的解放区人权事件

  • 杨禄奎事件——胶东最早的解放区人权事件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14-7-18

 

1947年在烟台市芝罘区森林路却发生了一场震惊中外的“杨禄奎事件”。1947年5月,联合国救济总署驻烟办事处美籍职员史鲁域琪无视中国主权,轧死中国工人杨禄奎,激起了烟台人民的极大愤慨。中共烟台市委、市政府为了捍卫国家主权、维护民族尊严,领导全市人民进行了一场有理有节的外交斗争,成为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外交史上的精彩之笔。

美国司机暴行引起公愤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下旬,中共胶东军区部队经同日伪军激烈战斗,先后收复威海与烟台。威海与烟台解放后,广大人民群众在中共地方党组织领导下,实施了一系列发展生产和稳定局势的方针,开始着手建设自己的家园,并全力支持解放战争。与此同时,联合国救济总署一部于1946年冬到了烟台,其中多为美国人,团长为美国务院官员李普尔。
1947年5月23日下午5时40分,联总驻烟台办事处工作人员史鲁域琪,驾驶中型吉普车自东森林路向南行驶。迎面而来的人力车工人杨禄奎,见吉普车横冲直撞,遂将车子拉向马路右侧躲避。但避之不及,被吉普车连人带车撞翻在地。人力车车轴被轧断,杨禄奎后脑崩裂,脑浆溢出,其状惨不忍睹。然肇事者竟毫无人道主义,不顾伤者死活,欲驱车逸去,妄图逃脱罪责。幸而附近某机关工作人员李万淮目睹肇事经过,急忙上前阻拦。史鲁域琪被迫停车,将受害者送往附近医院。但终因杨禄奎伤势太重,于当晚11时不治身亡,酿成惨剧。公安人员遂将肇事司机押送当地法院候审。

事件发生后,在烟台市引起强烈反响。本来在三周前,烟台就曾发生过联总人员行凶殴打烟台二中两中学生和一名校工的恶性事件。全市人民心中的怒火尚未平息,又发生了更加恶劣的杨禄奎事件,群众情绪更加愤怒,纷纷抗议无视我国人民生命安全、草菅人命的野蛮行径,强烈要求我民主政府代表人民意愿,维护我国主权和尊严,严惩肇事者,赔偿被害人损失,抚恤被害人家属,并勒令肇事方向被害者家属和解放区人民赔礼道歉。工人、学生纷纷集会,以团体名义向肇事方提出强烈抗议和要求。烟台市职工会向联总驻烟台办事处的抗议书提出了5项要求,代表了烟台市人民的共同意愿:(1)肇事人史鲁域琪应依法偿命;(2)联总负责安葬死者;(3)被难会员(指杨禄奎)的医药、治疗、治丧等一切费用,概由联总负责;(4)抚恤被难者家属;(5)登报公开向解放区人民道歉,并保证联总人员今后不再发生同类事件。

中方据理力争要求惩治肇事者
事件发生后,烟台市民主政府坚决代表民意,一方面对死难者家属进行慰问和临时救济,一方面采取果断措施伸张正义,同时,将事件经过报告中共华东局和胶东区党委。上级指示,贯彻有理、有利、有节的精神,由烟台市委从实际情况出发,掌握进行。根据上级指示精神,事发当晚,烟台市市长姚仲明即派员与联总代表李普尔进行严正交涉,提出首先拘捕人犯。起初,李普尔认为轧死一个人力车夫,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同意拘捕肇事者,妄图敷衍了事。肇事人史鲁域琪态度也十分恶劣,认为轧死一个普通中国老百姓算不了什么,赔偿几块钱就可了事。中方代表对其恶劣态度进行了严厉批驳,并严正申明:在解放区,人民是主人,劳动人民尤其受尊重,工人阶级处于领导地位。解放区不同于国统区,决不允许草菅人命。联总驻烟台办事处,理应进行救济事宜,然而竟给烟台市民的安全带来了灾难。我们的同胞杨禄奎,是一个勤劳善良的人力车夫,竟无端地被剥夺了生命,这对我们是很大的不幸,激起群众的愤怒是毫不奇怪的,这对联总的声誉将会带来什么是值得思考的。我们双方都应当正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决不能以平凡小事处之。
在中方据理力争之下,联总代表又听说烟台市各界群众召开了大会,准备组织请愿、示威,因而感到了强大的压力,态度有所转变,向中方表示,他们重视这一不幸事件,并深感不安。他们已报告上级,要求派法律顾问来烟台帮助解决这一事端。为平息群众愤怒情绪,他们也表示,愿意先采取合理的步骤来表示他们的善意,以防双方在合作上发生裂痕。此时,经过斗争,肇事者也表示了忏悔的态度。次日,烟台市人民政府向联总驻烟台办事处正式递交抗议书,提出扣押肇事者依法惩办,并要求联总彻底履行职工会5项要求。
5月24日,姚仲明市长约见李普尔,双方举行正式谈判。为使谈判顺利进行,烟台市政府决定,采取逐步推进的方法,政府与群众密切配合,内外呼应,给对方施加一定压力,以防对方出现反复。下午两点,李普尔偕两名助手,来到坐落在烟台山脚下的外事办公厅。市工会也组织工人到门前示威,并选出代表进入会场,表达工人群众意见,提出严惩凶犯、赔偿损失、抚恤被难者家属等要求,并表示,我们等着看,希望尽快满足工人要求。在此情况下,联总办事处负责人向工人代表表示,对此不幸事件深感抱歉,对工人的合理要求愿做合理的考虑。
谈判期间,姚市长申明了烟台市民主政府处理这一事件的严正立场:(1)人民政府坚决维护法令,对肇事人必须依法惩处;(2)肇事人所在单位必须负责遇难人的医疗、安葬、家属生活等费用。为平息群众义愤,联总办事处负责人最好早日到死者家中对其家属表示慰问和歉意,这是中国人所重视的礼仪。联总办事处代表略表沉思后,立即随同中方代表到死难者家中。目睹死者家中甚是贫寒,大人孩子在痛哭中提出赔偿要求,不得不当场答应,愿意做出合理的赔偿和抚恤。双方离开死难者的家,来到谈判地点,继续谈判。联总办事处代表虽然表示了道歉,并表示愿意做出合理赔偿和抚恤,但同时又表示职工会提出的抗议,有些结论下得太早。

经过中美双方多轮激烈的谈判,美方看到中方立场坚定,态度坚决,不可动摇,加上场外群众群情激昂,担心弄僵了关系,在解放区难以立足,遂与中方达成协议:赔偿和抚恤死者家属共3400美元(折合当时北海币250万元);组成以李普尔为主任委员,以中、美、死者家属三方为委员的治丧委员会,联总办事处人员按中国习俗参加葬仪,并当众表示道歉;对肇事人实行公审,如公审时能认识罪行,态度诚恳可酌情从宽量刑,必要时可由联总保释,解除羁押;为取得群众谅解,肇事人在送葬时应着中国丧服,披麻戴孝,表示服法认罪和对死者的哀悼。

史鲁域琪为死者披麻戴孝
26日,在坤山路12号设立了“烟台市各界公祭杨禄奎”灵堂,灵堂正中,安放着杨禄奎的灵柩,两边摆满各界送的挽幛和花圈。挽幛、挽联充分显示了中国人民维护国家主权和尊严的决心与豪情壮志。其中,烟台市政府所送挽幛上联是:解放区乃民主圣地,决不许草菅人命;下联是:中国人有民族自尊,岂能容外人逞凶。市教育局送的挽联是:战火连天争来一片干净土,民主圣地岂容蹂躏中国人。
上午10时,公祭开始。致哀毕,先由治丧委员会代表报告治丧经过,继而由主祭人姚仲明宣读祭文。祭文称:“杨禄奎被联总人员开车碾死。全市同胞无不悲痛愤慨。对这种暴戾行凶,我们的态度是确保人权,抗争到底。而在丧权辱国的蒋管区,反动当局对肇事的美军美车,置若罔闻,致使无数同胞死于非命,含冤于九泉之下。”祭文宣称:“我们将全力支援前线,坚决打垮蒋军的进攻,把美帝国主义赶出中国去,为独立、和平、民主奋斗到底,把中国变成一块干净的土地,为惨死的中国同胞复仇!”山东职工总会会长孙刚代表全省60万工人,对杨禄奎表示哀悼,强烈要求政府对此事件严肃处理。
公祭毕,举行安葬仪式。一辆大卡车载着灵柩,联总代表和中方代表分列左右,执绋缓行。肇事人史鲁域琪披麻戴孝紧随死难者家属之后。各界群众组成的送葬队伍迤逦而行。沿途围观者甚众。多年来,人们看惯了外国佬们在烟台这座滨海城市耀武扬威、欺压百姓的场景,而今天,依然是这些洋佬们却服服帖帖为一个普通的中国工人送葬。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使所有目睹者百感交集,有些人竟热泪横流。
殡葬队伍行至海岸路,正在参加烟台市第三届工人代表大会的500余名代表,也到路口吊唁。入葬之前,参加殡葬的人员首先向死者三鞠躬,然后,向死者家属表示慰问,最后进行安葬。
5月28日,《烟台日报》以醒目的位置和标题刊登了联总驻烟台代表向中国人民的公开道歉书。道歉书中说:“五月二十三日不幸的事件,是由于我们机关的一位职工驾驶着我们的一辆汽车给予杨禄奎先生以致命的伤害,我们实在感到深挚与诚恳的歉意。这样的事,本不应发生,居然发生了,真使我觉得十分的转侧不安。……我感到很荣幸,能够和其他职员和外籍朋友们,一同参加了杨禄奎先生的殡仪。我感谢阁下,给我这个机会,藉以表达我个人对死者家属最深切的同情。”
6月16日,在烟台市市府礼堂对史鲁域琪进行了公审,300余人到庭旁听。在证人发表证词后,被告人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最后,当庭宣布判处被告有期徒刑二年。被告对宣判感激涕零,表示认罪服判。

杨禄奎事件在烟台引起极大反响。各界对这一事件的处理表示满意和拥护,对共产党和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表示由衷的高兴,从而更加拥护共产党。6月29日,胶东《大众报》发表《正义的胜利》的社论,热烈欢呼这一外交史上的胜利。同时,中央延安广播电台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香港进步报刊也作了如实报道,扩大了这一事件的影响。在史鲁域琪的要求下,《烟台日报》于7月5日发表了史鲁域琪的悔过书,表达了其向中国人民深深的忏悔。悔过书说:“在不久前发生的不幸事件,是由于我对中国人民之人格与生命重视不够,及一时疏忽大意,致使人丧命。而政府当局却给予我公正宽大的处理,其出乎我的所料,而且也远远地超过我所应获得的恩宠,这使我既惭且愧和感激涕零。为要表明我对解放区政府和人民的感恩图报,并在他们眼中略赎前愆起见,我不愿把光阴消磨在囹圄里,愿意尚住此地,为人民的福利,稍效犬马之劳……”

安兆阳 综合整理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