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钢琴少年到旅德博士——记烟台走出的钢琴博士刘晏泽

  • 从钢琴少年到旅德博士——记烟台走出的钢琴博士刘晏泽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21-4-24  来源:烟台传媒网

烟台传媒网讯 在烟台百余年的现代文明中,无数执著于钢琴艺术的有识之士,在烟台这块热土上,默默耕耘,培育了一批批优秀的音乐人才;缔造了世界级的钢琴博物馆;创建了跻身国际水准的钢琴制造企业……让烟台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钢琴文化。

为活跃烟台市民的文化艺术生活,烟台广播电视报、烟台传媒网、胶东在线网站联合烟台市音协钢琴艺术委员会、烟台钢琴博物馆等单位共同推出“烟台文博之旅”之“钢琴之星”系列展示活动,让更多的烟台音乐人士和钢琴学子走进人们的视野,让市民了解和亲近高雅艺术,让我们共同见证烟台钢琴文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从钢琴少年到旅德博士——记烟台走出的钢琴博士刘晏泽

微信图片_20210423121901

 

微信图片_20210423121935

(刘晏泽与专业课老师Peter Wass教授和德国钢琴启蒙教育泰斗Sigrid Lehmstedt夫人合影)

他内敛沉稳却胸有丘壑,他平实随和却激情澎湃,他静若处子却张力十足,就如他的音乐,时而清新恬淡,时而激情爆发;时而柔和细腻,时而雄浑豪迈,钢琴赋予他生命,音乐给予他灵感,艺术引领他成长,他就是从烟台走出国门的旅德钢琴博士--刘晏泽。

  习琴之路——

2002年,六岁的刘晏泽开启了他的音乐学习之旅——进入了烟台大学音乐舞蹈学院陈再峰教授当年独创的新思路课程班。这种新颖的授课方式,充分激发了他的兴趣与习琴热情,五年科学专业的新思路钢琴学习为他后来的钢琴演奏家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陈教授的悉心培育下,2007年刘晏泽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鼓浪屿钢琴学校,师承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硕士陈扬老师,在校期间他各项成绩名列前茅。2009年他在“珠江-恺撒堡”全国青少年钢琴大赛中获专业组第三名,2010年获第十二届香港(亚太区)钢琴大赛中国福建赛区青年组冠军、总决赛季军;2011年获“长江杯”全国高校钢琴大赛厦门赛区一等奖、决赛优秀奖;2011年他取得第八届上海国际音乐节大师班毕业证书,在大师班期间被选为公开课示范者。刘晏泽曾代表学校赴台湾、香港等地及在内地参加各种演出和举办个人音乐会。

2007年到2011年,他得到来自世界各国钢琴大师如杨鸣、殷承宗、韦丹文、Alexander Ghindin、Anto Kuerti、Tomas White等的授课及指点,得到了他们的充分肯定。

2012年,刘晏泽在陈再峰教授的推荐和带领下,获得了去美国和德国深造的机会,由此开启了海外求学之路。在2013年至2019年,他均以专业课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德国魏玛李斯特音乐学院本科及研究生钢琴演奏专业,师从德国著名钢琴家Peterwaas教授,并以优异成绩毕业。2020年,刘晏泽通过了斯图加特国立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最高演奏家文凭入学考试,师从匈牙利钢琴大师Peter. Nagy,现博士在读。

在德国这个浓郁的西方古典音乐环境熏陶下,他对古典钢琴演奏技艺及艺术表现力有了更为深入的把握:他潜心研究,精进技艺,积极参加各种学术学习和研讨,例如大师班、集训课,并得到了Imre Rohmann、Gunther Anger等多位教授的指导和赞许,他们称赞他的演奏极具表现力、感染力。这些年,他在德国和中国多次举办独奏与室内乐音乐会,演奏足迹遍布厦门、魏玛、汉诺威、柏林、德累斯顿、斯图加特等多个城市,并在故乡的烟台大学多次举办讲演型音乐会和讲座。

微信图片_20210423122832

 

微信图片_20210423122836

 

  刘晏泽的艺术感悟——

  对于演奏的理解——

西方古典音乐的钢琴演奏,不仅仅是专业上如何去驯服钢琴的不和谐和驾驭音乐的可塑性,而应辩证和求证,自醒且自由,学会自我学习和探索。盲目的追求技艺只是感动自己,是靠汗水迎合他人之评价的无用功。而超越自我,反省自我,破开外表抓住问题的核心,再精进学习,才是真正的目的。而这甚至可以反映在对于演奏一首曲子的追求上:每每听到看到新曲子都会问自己,“这是什么?为什么作曲家要这样写?为什么要这样弹?”这不是对于个人的质疑或者攻击,而是一种探究“真理”的态度,不仅在音乐上,也在生活当中。用“严谨”来评判这些,我认为是不严谨的。

我认为,应该具有一定的黑格尔哲学性:“理性,而又唯心”。我们应该一起去仔细读谱,研究和声,探讨细节合理性和规划的整体性;不遗余力地追求一些很难做到的处理,因为我们在探索,这也许是这首作品真正的内核,无论他在钢琴这个乐器上最后是否能真的展现出来。因此,仅仅用钢琴来理解和诠释钢琴作品,是狭隘的。

追求音乐谱例本身,也就是音符的组合形式,例如借助音乐理论理解乐谱,这是来自于学术方面的理性;探究、共情,并将之带入作曲家的世界,亦或是进入作品,把自己的情绪、经历和故事表达出来,忘记外部因素,这是来源于人性的唯心。这种辩证法的学术专业性和艺术化的超物质,形成了一种美妙的平衡智慧。正如我跟我的一个学生说,如果你不能理解,也不喜欢这首作品,请不要因为他是老师留下的作业就去弹他,因为你不会有想要弹好的源动力。这名学生是学指挥的,因此她更加能明白音乐语言的多样性。

在学习音乐的过程中,知识永远是最重要的。如果说有一条路,能把演奏更偏向传统还是更注重个性两者达成一种平衡的话,那一定是建立在对于那首作品的音乐语言的理解之上的。

微信图片_20210423122823

 

微信图片_20210423122828

 

  对于创作的理解——

我非常推崇两点,一是:在音乐的世界中,钢琴只是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只有放下对钢琴的执着和傲气,把眼界打开,才能更好的演奏音乐。第二是:记住自己的追求,最重要的是艺术家,其次是音乐家,最后才是钢琴家。

对于钢琴演奏者没有公平可言,是极看运气的。决定他们命运的往往是个人口味,这无疑是残酷的。没有失败者,可是却有胜利者。我们一直演奏别人的作品,不去创作,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呢?但是现在的演奏者太累了。之前积累几百年的东西你都要会,演奏家哪还有时间去创作呢?以上是演奏者面临的一些困惑。在我看来,所谓的派别之争,是每个演奏者心中的矛盾,是包容多变的个性化,还是致力于正统和经典?而当我们不去创作,仅仅是演奏他人作品的时候,这种矛盾的冲突就会加剧。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伟大的苏联钢琴家塔蒂亚娜·尼古拉耶娃曾演奏肖斯塔科维奇的全套前奏曲与赋格,而值得称道的是,这套作品正是在她赢得莱比锡巴赫比赛后作曲家署名赠与她的。在她公演这套作品之后,肖斯塔科维奇曾找到她,向她表达对于她在演奏时无视自己写下的表情记号以及她过于个性化的处理演奏方式的不满。而尼古拉耶娃却回应道:“我只是比你(指肖)更知道如何演奏好钢琴作品,怎么样让听众更喜欢。”谁都不愿意一直做被各方绑架的“艺术类施工承包商”。我认为调和这种矛盾的方式,就是自己投入创作之中。不把自己的一辈子都依托在别人的作品之上,才有选择的权利。因此,我正在实践创作这一尝试。

在创作的过程中,我必须了解其他乐器的语言,必须从作曲前辈的作品中取经,学习他们对于语言和情感的表达技巧,而这些对我在演奏上的深度也是有极大益处的。

微信图片_20210423122840

 

微信图片_20210423122844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