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首页 >  > 正文
2018年02月19日  星期一  

凌潇肃:曾经好剧难求,如今一夜40个剧本,太讽刺!

2018年01月19日 08:52 来源:搜狐娱乐 |
分享到: 更多

不得不叹服,《演员的诞生》是一个神奇的舞台,从开播到即将落幕,它贡献出了无数个热搜和话题,也让观众见证了何为炉火纯青的演技。凌潇肃便是出现在这个舞台上的演技派之一,从《最爱》到《投名状》再到《激情燃烧的岁月》,他将每个角色都解读得入木三分,这位一度曾被“花边新闻耽误了演技”的演员重新回归了大众视野,观众醒悟:原来,凌潇肃是个演技派。

对于演戏,凌潇肃有着天生的热爱。正如一位导师所评价:“在凌潇肃的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对演戏的饥饿感”。《演员的诞生》的某次探班,他不满意自己台上的表现,和媒体的群访中,又自顾自地把说了一遍戏,精确到每句台词该怎样,语气和眼神如何到位,不时懊悔:“哎,当时我要是这么演就对了,就更好了!”整个说戏的过程,他自己都沉浸一种很high、旁若无人的状态,关中汉子的羞涩和内向全无。说戏结束,全场媒体鼓掌,他笑着摆摆手,又害羞了。

和所有的西北汉子一样,凌潇肃的性子里也有较真、耿直和踏实的特质。这些特质也带到了他的拍戏习惯中。近乎戏痴的他,对于一个好剧本有着本能的饥渴。在《演员的诞生》前,尽管他也在不停拍戏,但苦于久久没有一部好的剧本。和蓝盈莹的《最爱》播出当晚,有将近40个剧本找到了他,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反差,用他的话形容“我就是觉得特别的讽刺”:之前苦于无好戏,如今剧本挤破头。

欣慰的是,这一次,凌潇肃再不用为了一部好剧本而守株待兔,他可以任性选择自己喜欢的那一款。

曾经苦于没有好剧本,如今四十个剧本齐上门

——“我就觉得特别的讽刺”

11月25日,第五期《演员的诞生》播出,凌潇肃与青年演员蓝盈莹共同完成了电影《最爱》里荡气回肠的经典片段。

演罢,全场起立鼓掌,掌声经久不息。连一向挑剔的章子怡给出了难得的高度认可:“这个舞台真美好,让我们既看到了表演的青涩,也看到了不熟悉的演员的伟大”。

第二天,毫无意外,在微博上,“凌潇肃”成为了热搜。而其中最热的一个话题就是在经历了个人生活的一次重大风波后,他背上了“渣男”的锅,有好几年无戏可接。

采访中,凌潇肃听到“无戏可接”后顿了顿,继而说道:“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总归是一件好事,所以当时还是很感激。但是感激过后就会觉得这件事情很讽刺。因为这么多年来,其实我一直都在拍戏,就没有停过。那么你只能感慨说,《演员的诞生》这个平台真是了不得。你一直在演戏,不是说你六年、八年、九年没拍戏,没有戏,那我吃什么,喝什么,我一直都在工作。”他强调,自己只不过是在等待好的剧本。

他否认了自己过去几年曾无戏可接。细看过去的几年,凌潇肃确实一直在拍戏:2012年,他与朱雨辰、车晓共同出演了电视剧《老男孩》;2013年,他了主演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分校为背景的青春励志剧《烽火青春》,2016年,他主演的电视剧《情谜睡美人》、《幸福在一起》播出;2017年,他参演的《儿科医生》播出。只是,这些戏,都没有以他为当事人的“花边新闻”吸睛,大众已经习惯了消费公众人物的隐私,正如《演员的诞生》里一位评委看完凌潇肃表演的《最爱》后评价:“这些年,大家一直关注的都是他的花边新闻,而忽略了他的演技。”

对于这个评价,凌潇肃的态度可以用一句网络语总结“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我觉得这些东西好像不是我能控制的,你说我一直在演,那人家不看你就有什么办法,没办法,很无奈。”不红的那几年在拍戏,红了后还是要拍戏,前后都在拍戏,但前几年拍的戏,观众却“视而不见”,凌潇肃强调“很好玩”、“很讽刺”:“我就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事,(那几年)观众觉得好像看不见这哥们,就感觉这哥们这些年可能就是卖红薯去了,没有,我一直都在拍戏。现在大家突然又看见你了,好像你现在就回来拍戏了,所以我就觉得很讽刺嘛,好玩嘛。”

从渴求好的剧本,到几十个剧本齐齐找上门,这种强烈的反差,确实有点现实魔幻主义。不过,多少令人欣慰的是,凌潇肃不再为苦于没有而好的剧本而焦虑。他的春天,重新到来。

用“最笨”的方法熟悉角色,每次演戏都要大病一场

——“较真,我跟自己过不去”

朋友圈里一位陕西籍媒体人感叹凌潇肃的《最爱》:“他说的每一句陕西话,每个字,每个音调,连同语气,都极其精准到位。这哪是在演戏,他展现的就是生活本身”。宋丹丹说凌潇肃的演技缺乏“技巧”,确实,他的戏不依赖台词张力与情绪的表象迸发,而是贵在真诚和自省。

有些演员靠天赋,有些演员靠悟性,而凌潇肃拍戏,靠的是努力和较真。凌潇肃也承认,自己一直在用“最笨”的方法演戏,“我觉得我是个笨人,演戏也是用的笨方法。我要把这个角色往自己心里装,但这个是需要过程的。我自己先得把自己催眠了,才能催眠观众。”对于一个角色,他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融入、去熟悉。他敬佩老艺术家于是之先生,当年谢晋邀请其在《赤壁之战》中演曹操,于是之老先生先练习三年的魏碑,原因很简单——曹操书法即为魏碑。这种严谨、全身心投入的态度也影响了凌潇肃,以至于他每拍一部戏,都要“元气大伤”:“我每部戏都特别投入,所以我每部戏演完了都要大病一场,我就是用这种笨办法,就是先往里填,往里装。”

他并不在意这种“笨”方法在当今时代是否值得,他在意的是自己能否与要饰演的角色通上电:“你还别说,《最爱》还真通上电了。在台上那一刻,我感受到了,我还享受了。我特别留恋享受表演的过程,甭管演什么角色,如果自己要没享受到,那完了。”

较真,是凌潇肃演戏的另一个特点。拍戏拍得不好,他会主动要求重演,哪怕三遍四遍以至于十遍,有时候连导演都说:“我觉得你演的这条和上一条没什么区别啊?”,再或者灯光和摄像都撤了,他也坚持要求重演,“不行,我自己感觉不对,没有灵魂”。

对于较真,凌潇肃笑着叹口气:“有时候这个东西没办法,过不去自己这一关。”

终于红了,这次还是万众瞩目

——千万别当真,当真就是傻子

11月底,凌潇肃终于开通了个人微博。微博上也没有留下太多个人私事,仅仅是工作需要。其实,他对上网、微信等一切新媒体都没有天分。他从不上网,也不关心这些年来网上对他的评价。他甚至都不认为自己属于娱乐圈,“我北京的家在郊区。我又是一个喜欢猫在家里的人。每天看书、看电影、写字、画画,照顾孩子,不出门还觉得时间不够用呢。”不爱交际应酬,导致凌潇肃“在娱乐圈根本不认识几个人”。2015年年底,凌潇肃和唐一菲有了自己的儿子。像每个奶爸一样,凌潇肃开始学着哄孩子、换尿布、喂奶,感受作为父亲最真实又最温馨的幸福。

尽管如今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但提及凌潇肃,他的上一段婚姻还是绕不过去的问题。幸好他不会上网,所以也搜不到曾今那几年网上对于他的误读评价。偶尔,身边的亲戚会指给他看看看网上针对他的一些评价,他回答:“哎呦,我的妈呀,就这……”

他不在乎网上对他的误读,但他惊讶于大众以为他“查无此人”了:“我根本不知道大家以为我没这个人了,以为我人家蒸发了。”但后来他又想通了:“你即使是宇宙最大的咖,人家也不会永远把目光投在你一个人身上,是这样的。所以你何必这么在乎别人怎么说你呢?别人觉得你不曾出现,你也不必悲伤,说你此时此刻又出现在视野了,万众瞩目,你也千万别当真,当真就是傻子。”

如今再次红了的凌潇肃在心态上颇有道家“道法自然”的体会,对于“红”,他并没有那么的care。当问及“红”后的感受以及“红”后这几年的计划, 凌潇肃笑答:“不用过几年,你太高看我了。你太高看大众对一个事件的新鲜程度的时间。所以我不强求任何。”

责任编辑:马丽娜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不传谣言,评论超过140个字和含图的内容,管理员审核后显示,请耐心等待。

登陆|注册| 找回密码 匿名   匿名评论限10分钟一次,经管理员审核后才可以显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