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首页 >  > 正文
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烟台最美家庭”之赛余令家庭

2015年04月08日 15:12 来源:烟台传媒网 |
分享到: 更多

QQ截图20150408152132_副本.jpg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仿佛细流涓涓日复一日,又好似云卷云舒年复一年,不经意间,我和丈夫已相扶走过一个个平淡无奇的日子,渡过了玉婚之年。回首走过的路,虽然充满艰辛,但我却无怨无悔,因为我心中充满对丈夫和家庭真挚的爱。有了爱,苦中也有乐,有了爱的家,就是最美的家。

丈夫大学毕业后分配在烟台海军基地机关工作,我在烟台一家大型国企工作。我从小就敬仰革命军人,经人介绍,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们结为夫妻,过着幸福的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婚后第二年,丈夫患精神方面的疾病,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了,组织批准他提前退休,安排到烟台市芝罘区军队退休干部休养所休养。此刻,看到正是英年的丈夫成了这个样子,我感觉就像天塌下来一般,不知怎样才能熬过今后那漫长的岁月。夜望长空,泪映星光,经过深思,我暗下决心,“百世修来同渡船,千年修来共枕眠”,既然我选择了我的丈夫,这就是缘分,人生在世,坎坷难免。因此,无论今后的路有多长、有多难,我都将加倍地关心他、理解他、尊重他、照顾他,陪伴他一生一世。

在我退休前的那些年里,我除了上班,又多了一份对丈夫的牵肠挂肚。军休所离我单位有二十多里路,我每天骑着自行车往返四五十里路奔波在家与单位的两点一线上。回家的路有一大段步步上坡,别说骑,就是推着走也很累,但为了早一分钟到家,给丈夫多一点点的照顾,我总是推着车子尽量快走,不管是酷暑还是寒冬,到家都是气喘吁吁,热汗涔涔。进门后,顾不上歇歇,就对丈夫嘘寒问暖,烧水做饭、做家务。丈夫的病情不稳定,意识不清时爱发脾气,甚至拒绝吃药,弄得我经常疲惫不堪,心烦意乱,寝食不安,但我知道丈夫是病情发作的原因,我理解他。我把烦恼埋在心里,千方百计照料他。他不吃药,我就把药和在水饺馅里。他是南方人,不太喜欢吃水饺,有时好不容易瞒着他包好了带药的饺子,他却怎么也不吃,没办法只好倒掉,再重新给他做别的饭菜,想其他办法让他吃药。我坚持照顾丈夫和工作两不误,多次被厂里评为先进工作者、“三八红旗手”。结婚10年后,丈夫因为他的病情不见好转,又添了糖尿病和高血压病,我们又没有孩子,怕我将来没有依靠,为了不牵累我,不耽误我的后半生,就到法院起诉和我离婚。我想,离了婚,我是解脱了,可是丈夫他怎么办,今后的生活谁来照顾他,人要讲良心,不能因为爱人有了病就离开他。因此,我坚持不与丈夫分离。母亲对我的想法也很赞同。法院工作人员到军休所了解了情况后很受感动,不仅退回了起诉费,而且要在报纸上报道我的事迹,被我坚辞谢绝了。我告诉丈夫,请他放心,只要我能动弹一天,就会尽心照顾好他一天。丈夫被我的真情打动,知道我是真的会与他白天偕老,不离不弃,就再也不提离婚的事了。前些年,在他精神比较好的情况下,我鼓励他积极参加所里组织的学习和活动,年底,丈夫被评为了模范休养员,我感觉这是丈夫对我辛勤付出的最好回报,心里感到无比甜蜜。

暑去寒来,不觉间,照顾丈夫已三十多个春秋。想想天天为丈夫所做的点点滴滴,既平凡又平淡——想法做他爱吃的饭菜,想法让他按时服下药,想法愉悦他的心情,想法排遣他的悒郁。他爱看体育节目,我转掉我喜欢的频道,一起陪他看球赛;他爱听红色歌曲,我就到处给他买磁带。没有药了,我忍着腿疼去取药。他住院了,我日夜守候在病房。药物刺激流口水,我天天给他洗枕巾。指甲长了剪指甲、腰背酸了捶腰背。夏天,天天给他洗澡换衣服;冬天,天天给他洗脚换袜子。他病重时,作息时间不正常,有时白天睡觉睡不醒,半夜两点睡起了就要洗澡、洗脚、吃饭,我就半夜两点起来给他洗澡、洗脚、做饭。为了营造丈夫休养的好环境,我三十几年如一日,再苦再累也要把家收拾的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三十多年来,我从未在丈夫面前说过一句怨言,从未对丈夫发过一次脾气,丈夫在意识清醒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和我拌过一次嘴。在我的照料下,丈夫的病情有所控制。如今,丈夫已至古稀之年,我也六十有六。丈夫的战友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无不啧啧称奇。远在四川的大伯哥已逾九十高龄,每每打电话来,都唏嘘不已,对我三十余年精心伺候他的胞弟感激不尽,说因为有我不离不弃的照顾,才有他弟弟的今天。所领导称我是好家属,邻里们夸我是贤妻,兄弟姊妹们赞我是好榜样。我知道,我只是尽了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做了一个妻子应做的事。多年来,组织上、邻居们和兄弟姊妹们给予了我们很多的帮助。所领导经常到家看望慰问,帮助解决各种困难,安排理发员定期到家理发。邻居大姐们经常送好吃的给我丈夫补养身体。兄弟姊妹家家都把我们的冷暖挂在心上,年节送礼品,祝寿赠寿礼,住院送饭菜,平时勤探望。晚辈们更是把大姑夫和大姑、大姨夫和大姨敬如父母,有条件的经常来帮助做做饭、跑跑腿,抽时间开车拉我们出去观光散心,虽然我们没有亲生子女,可是这些晚辈们个个都胜似亲儿女。在丈夫意识清醒的时候,我会把大家对我们的关怀一一讲给他听,他听后很受感动,衷心感谢党、感谢组织,感谢所领导和大家对他无微不至地关怀,让我一定代他好好报答大家。在他的鼓励下,我力所能及地多做一些好事情,将大家给我们的爱心传递下去、发扬光大。所里年节发福利,我会帮一些年龄大、行动不便的邻居领出来送到家。所里有人病了,我会抽时间去探望。有老干部去世了,我丈夫就让我代他去参加追悼会送行。兄弟姊妹们谁家有困难,丈夫总是让我尽最大力量帮扶。小弟说,大姐就像妈妈一样。我还担任舞蹈队队长,组织所里的大姐们跳舞锻炼身体,愉悦心情。我做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所里却两次评我为先进个人。

三十多年的生死相依,三十多年的相濡以沫。三十多年间,丈夫在头脑清醒的时候,对我的称谓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由“余令”改唤为“爱妻”。他拍着我的肩膀深情地说,爱妻,你对我的恩情我今生难以报答,如果有来生,我俩还做夫妻,我会加倍报答你。这时,我会忘了苦,我会忘了难,惟有大爱充斥着我的胸怀。爱,使我的家庭成为最美家庭!

责任编辑:姜雅静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不传谣言,评论超过140个字和含图的内容,管理员审核后显示,请耐心等待。

登陆|注册| 找回密码 匿名   匿名评论限10分钟一次,经管理员审核后才可以显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