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毓璜顶医院吕宏琳团队成功开展微创显微镜下颈椎ACDF手术

  • 烟台毓璜顶医院吕宏琳团队成功开展微创显微镜下颈椎ACDF手术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20-4-9  来源:烟台传媒网

烟台传媒网4月9日讯(通讯员李成修崔方荣)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社会各行各业都受到了冲击,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被按下了“暂停键”,但毓医人对医疗新技术的执着探索一刻都不曾停止过。“越是疫情期间,我们越应该克服困难开展新技术,从而加速患者的康复,尽快恢复其抵抗病毒的能力”,毓璜顶医院脊柱外科吕宏琳是这样认为的,也是这样去实践的。在疫情期间,吕宏琳带领他的团队成功开展了微创显微镜下颈椎前路椎间盘切除植骨融合内固定术,即ACDF手术。

吕宏琳(左二)和同事讨论患者病情.JPG

2月末的一个周五,正是疫情最严重的时间,年近60的王女士来到了吕宏琳的门诊,她为什么选择此时来医院就诊呢?原来王女士四个月前出现了脖子后方和两个肩膀的疼痛,并伴有双上肢的麻木,到医院检查后一直按照内科方案进行治疗,但症状没有明显缓解,之后又用了很多偏方和中医疗法,也没奏效。本以为可能是劳累导致的,想疫情期间在家好好休养一下也许会好些,但半个月以来,不但原来症状没有缓解,还出现了走路时两只脚底“踩棉花”的感觉,“不会瘫痪吧?”,王女士心里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赶紧到毓璜顶医院看一看。

吕宏琳(左二)在查房.JPG

吕宏琳详细询问了王女士的病史,并做了全面的查体,结合磁共振等影像学资料,确诊其为“脊髓型颈椎病(颈3/4、4/5椎间盘突出)”,需要尽早手术治疗。但此时是疫情严控时期,患者在术前术后的检查过程中、陪护在必需外出的人员流动过程中都会增加新冠肺炎感染的风险,而且手术后病人抵抗力下降,易感风险也随之明显增加,同时,王女士其中一节椎间盘不但突出还向下脱垂,常规的ACDF手术很容易遗漏,若采用切除别的手术方式,手术创伤会增加,不利于术后快速恢复,怎么办?

经过充分的术前准备和评估,吕宏琳带领其手术团队,将其在德国进修学习的目前欧美微创脊柱外科通用的显微镜技术与常规的ACDF相结合,顺利完成了王女士的精细化颈椎手术——“微创显微镜下颈椎前路双节段椎间盘切除植骨融合内固定术(ACDF)”,手术历时1.5小时,出血约5毫升。王女士术后麻醉清醒就感觉脖子和肩膀不痛了,术后4天就下地活动,“踩棉花感”也消失了,6天就走着出院了。

吕宏琳团队在手术.jpg

“微创化是脊柱外科手术发展的方向,而手术精细化是手术过程中和手术部位内部的微创,是核心意义上的微创!”吕宏琳介绍说。手术显微镜可以把手术部位放大到十几倍,让手术医生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本来看不见,或者看不清的细小血管、神经及其他组织,让医生能够更加精确地解剖、游离、切开和缝合各种组织,避免和最大限度的减少了对正常组织的损伤,大大提高了手术的精细度,使手术的出血量更少、手术切口更小,手术的疗效和安全性自然也随之大大提高。

为了控制疫情和救治患者,很多医生和护士不畏生死,迎难而上,成为“最美的逆行者”。吕宏琳表示,“作为微创脊柱外科医生,我们应该严守在自己的阵地上,用新技术武装自己,做技术上的“逆行者”,最大限度的减少手术损伤,促进手术患者的恢复,从而降低手术病人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和概率,为抗击疫情做我们应该做的一切!”

专家简介:

脊柱外科吕宏琳.jpg

吕宏琳,烟台毓璜顶医院脊柱外科副主任,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毕业于第三军医大学,师从国际微创脊柱联合会副主席及侯任主席——周跃教授,后于德国帕德博恩约瑟夫基金会兄弟医院深造,于韩国釜山国际脊柱微创培训中心、美国加州大学医学院旧金山医疗中心交流学习。擅长脊柱疾病的微创手术治疗,主要包括脊柱显微镜手术、椎间孔镜手术、椎间盘镜手术、微创通道手术、椎体成型术、导航辅助下脊柱骨折经皮内固定术、微创腰椎融合+导航下经皮内固定术、微创腰椎髓核摘除+棘突间动态稳定术、微创腰椎髓核摘除+导航下椎弓根动态稳定术等。任SICOT中国部微创脊柱专委会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骨科创新与转化专业委员会数字微创脊柱外科学组委员、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骨质疏松分会骨内科专委会山东学组委员、SICOT中国部数字骨科学会山东省分会委员、山东省预防医学会骨与关节疾病防治分会委员、山东省疼痛医学会骨外科专业委员会常委、山东省康复医学会脊柱微创专业委员会委员、山东省康复医学会颈椎病康复分会委员、烟台市医学会骨科青年学组副主任委员。目前承担卫生部科技发展计划项目1项、烟台市科技发展计划项目2项,发表SCI论文5篇、国家级论文10余篇,主编著作2部,发明专利3项。

门诊:每周五全天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