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毓璜顶医院援藏医生张庆东:打造带不走的医疗队,对藏族同胞负责

  • 烟台毓璜顶医院援藏医生张庆东:打造带不走的医疗队,对藏族同胞负责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20-6-15  来源:烟台传媒网

烟台传媒网6月15日讯(通讯员李成修 崔芳荣)“进藏当天,我们从日喀则市直接往聂拉木县赶,途中有近7个小时的车程,高原反应让我头昏耳鸣,一路上只能吸着氧气。”张庆东回忆起援藏当天的场景。

3月28日上午7时,烟台毓璜顶医院三位援藏医护人员踏上了前往西藏日喀则市聂拉木县的征途。超声科主治医师张庆东是援藏医疗队中的一员,他和队友妇科主治医师徐安利主要负责技术帮扶和科室建设,最终目的是帮助聂拉木县人民医院提升专科业务水平,完成二级医院的评级工作。强日照、低氧气、大风雪挡不住援藏队员们的脚步,他们在雪域高原上书写着为人民服务的诗篇。

早出晚归下乡查体,高原上困难重重

“最近都在下乡查体,西藏这边每年会对农牧民进行普查,查体时间要持续半个多月,附近的每个乡都得去。”张庆东在采访中说道。据了解,下乡查体要惠及当地全体藏族同胞,由于时间有限,援藏队员们都是早出晚归,通常是早上八点出发,晚上九点回去。如果病人太多,回去时间太晚,就要考虑在当地住一晚。张庆东下乡给藏族孩子查体

说是“下乡”,其实更像是“上山”。每一次从县里出去,其间必须要经过通拉山口,这个山口海拔是5000多米,而县里海拔是3700多米,从低海拔向高海拔前进的过程中必然伴随着一定的高原反应。“我的高原反应比较重,直到现在对高海拔的变化还是不太适应,每次耳朵都嗡嗡响。有时候会有呼吸困难,身体特别疲乏的感觉。”在高原上没有药物可以缓解,所有的不良反应都只能靠自己来克服。

由于高原反应,加上与内地存在多小时的时差,张庆东还面临失眠问题。“我在烟台的时候一般晚上10点半睡觉,早上5点多就起床。但是来到这里以后,上下班时间都晚。加上时差,可能这边已经11点了,家乡那边才9点,生物钟一时没调整过来。”

气候寒冷也是高原的一大特征。聂拉木县的海拔高,气温比内地冷上一截。在来藏之前,聂拉木县的援藏干部就和毓璜顶援藏医疗队“通了气”:“聂拉木县有两季,一个是冬季,一个是大约在冬季。”张庆东回忆着,刚到聂拉木的时候几乎整天下雪。他告诉记者:“聂拉木县气温比较低,进入夏天之后大雪停了,但是大雨又来了,一早一晚天气还是很冷。现在我把厚的秋衣秋裤换成薄的秋衣秋裤,进入秋天后还要换回来。”

除此之外,聂拉木县的电力也不是特别稳定,在援藏的两个多月里就遇上了好几次医院停电。张庆东表示,各部门都在协调解决这些基础问题。聂拉木县是地震灾后重建起来的城市,各项工作都百废待兴。而藏族同胞表现出的理解和善良却让张庆东格外感动。“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藏族同胞的朴实,比如说他明明不舒服或者医院停电了都会耐心等待,安静地听从医生的安排。而每次下乡义诊时,总有善良的藏族同胞给我们送来食物。”张庆东回忆道。

藏族同胞送来风干羊腿给援藏医生加餐

工作培训两不误,打造带不走的医疗队

在烟台,有专门的人员分别负责放射、CT、磁共振等检查,对应的影像科室也不少。但在聂拉木县,目前只有一个人员紧张的超声科来承担这些工作。张庆东介绍,目前科室只有一个老大姐会超声检查,来自儿科的女医生米玛正在学习超声。“聂拉木县人民医院有一台放射机和几台超声检查机器,但是放射科医生只有一名,目前还在外面学习。除了骨科会自己拍片检查外,目前所有的辅助检查工作几乎都集中在超声科。”

作为当地医院超声科的主任,张庆东也承担了大量的工作,每天光是进行超声诊断的人数就有十几例。除了工作繁多外,科室人员的经验不足也是一个问题。在聂拉木县人民医院,医务人员以90后为主,而80后基本就是医院的主力,医院的院长旺扎也是80后。考虑到从业时间太短会导致医生们的诊断经验和操作熟练度不足,每周一有空,张庆东就着手准备讲课的内容,他说:“现在疫情期间网上课堂很多,有好的课程课件我都会把链接分享给他们。第二天有空就一起讨论不懂的地方,关键的知识点我会抽时间讲解。”

张庆东给科室成员讲课培训

由于超声涉及范围广,与妇科产科的联系也比较紧密,张庆东在援藏后不久就决定和分管妇科的徐安利一起授课,让双方科室的成员都能多学一些知识。“对于超声来说,最关键的是诊断思路,我就是负责教授当地人员影像的描述方式和诊断思路,结合妇科的案例,首先是对良性恶性进行鉴别和区分,然后是解剖知识的学习。”张庆东指导实践操作

张庆东和徐安利互相配合讲课,彼此学习,给科室的成员们带来了理论和实践两方面的知识。利用上机时间,张庆东手把手进行操作实践。“我和老徐(徐安利)下一步讲课重点是妇科,老徐讲妇科解剖炎症,我讲妇科的超声诊断,此前我们已经把产科的知识大致讲完了。”张庆东告诉记者,来到聂拉木就是为了把自己掌握的技术经验教给当地的医务人员,为藏族同胞打造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远程会诊来帮忙,技术帮扶无保留

在援藏之前,张庆东并没有从事妇产相关的检查,由于缺乏相关的经验,他特地向医院妇产科超声专业的同事学习交流,提升自己的知识储备和应对紧急状况的能力。来到聂拉木县后,张庆东接手了很多妇产科方面的检查工作,在遇到疑难病例时也会采取线上交流或者远程会诊的方式向毓璜顶医院求助。

烟台毓璜顶医院为聂拉木患者远程会诊

5月15日,聂拉木县人民医院院长旺扎,毓璜顶医院援藏医疗队队长张振宇、妇科医生徐安利、超声科医生张庆东与毓璜顶医院妇产科主任侯建青、产科主任王媛丽,就26岁藏族孕妇“先兆流产,胎盘低置”的病例进行了远程会诊。利用毓璜顶医院的远程会诊平台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为藏族同胞带去更好的医疗服务。

在聂拉木县,最常见的就是包虫病和先心病。包虫病是一种农牧区常见的人兽共患寄生虫传染病,主要分布在我国西藏、青海等部分牧区,发病率高达10%以上,泡型包虫病有“虫癌”之称。张庆东到达之后,着手包虫病的筛查诊断。据了解,当地先心病高发也与筛查工作的不足有很大的关系。张庆东解释说:“内地产科普遍达到三级筛查的水平,胎儿还没出生就能筛查出来并且进行干预治疗。而聂拉木县当地的医疗条件并不能达到这个水平,入藏以来我就见到了许多患有先心病的孩子。”

因此,提升科室诊断分析水平显得尤为重要。“目前我们科室能够独立完成一级筛查,在这个基础上我还进行了二级筛查的培训。二级产科筛查列了十二个切面,我就把十二个切面打出来,贴在检查室的墙上,教授科室成员对着二级筛查的指标进行检测。”

完善规章制度也是科室建设必不可少的一环。在和徐安利所在的妇产科交流后,张庆东参考烟台毓璜顶医院的经验推动双方科室改进原有的规章制度,完善了医院原有的模板。在具体操作上,张庆东鼓励科室成员动手实践,研判病情,并且在实际诊断中加以指导。“他们有任何问题都可以第一时间找我询问。甚至有时候需要我们顶班,我们也会主动的留在这边。”张庆东说。

医院的二级评审工作仍是此行的重中之重,张庆东尽己所能进行技术帮扶和科室建设。“我们要做的这些不光是把技术教给他们,把二级医院通过。更重要的是要让他们的技术水平和二级医院相匹配,这样才能更好的为当地农牧民服务。如果超声科没有达到二级医院的水平,那是我们对当地农牧民的不负责。”张庆东坚定地说。

感谢各方支持,把爱带给藏族同胞

每当有张庆东近期的消息,医院的同事领导都纷纷“留言”调侃:怎么又黑了?又瘦了几斤?在那边要注意身体呀……5月底,毓璜顶医院医务处处长王云强也前往聂拉木县,慰问当地援藏队员,并与当地政府卫生主管部门、医院协商督导二级医院评审相关事宜。同时,聂拉木县委第九批援藏干部、县委副书记高文龙,副县长冷晶思等同志都在不遗余力的帮助援藏医疗队员开展相关工作。“我们刚到聂拉木的时候,当地的援藏领导们都来帮我们收拾宿舍,买齐生活用品,甚至连个人洗漱用品都准备好了,真的是拎包入住。”张庆东感激地说。

谈到家人,他首先对妻子表达深深的感谢:“家里的大小事务,老人孩子都是我对象来承担,一点儿也不比我轻松。”面对家中两个女儿,张庆东每天都是“早请示,晚汇报”。“女儿都还小,我一有时间就会给她们打个视频,不过视频归视频,她们心情好的时候跟你聊一聊,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聊不上几句。”张庆东苦笑道。其实每当见到了家人,听到了他们的支持和鼓励,张庆东都会充满力量,并在工作中将这份爱在藏族同胞和孩子们身上传承下去。张庆东与藏族儿童在一起

还记得援藏前张庆东曾说:“当看到通知的那一刻,我首先想到的是‘国家需要我’,能为国家尽一份力我觉得很荣幸。”作为援藏医疗队队员,张庆东始终践行着对藏族同胞负责的初心,将医者大爱送入每一个藏族同胞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