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科于胜强:活体肾移植手术为患者守住生门

  • 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科于胜强:活体肾移植手术为患者守住生门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20-6-11  来源:烟台传媒网

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于胜强

烟台传媒网网6月11日讯(通讯员李成修 马瑾)6月11日是中国第四个器官捐献日,但对很多被病痛折磨的患者而言,让生命延续下去却并非易事。相对庞大的需求群体,我国器官捐献的缺口仍然巨大。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更好地为患者守住生门,是很多器官移植科医生面临的当务之急。近年来,烟台毓璜顶医院作为烟台市唯一一家肾脏移植医院正大力推行亲属间活体器官移植,让很多家庭重燃希望。开发区的尿毒症患者孙刚(化名)就是这样的“幸运儿”,六年间他和二哥相继在烟台毓璜顶医院通过亲属间的活体器官移植获得新生。

于胜强(右二)分析患者病情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活体肾移植手术给这对夫妻带来“重生”

爱情是什么模样?每个人的答案都不尽相同。对于开发区52岁的李梅(化名)而言,能和老公孙刚(化名)相伴到老就是最好的选择,哪怕为此要捐出一颗肾脏也在所不惜。老公罹患肾病十余年,前年十月份,病情迅速恶化,边透析边等待肾源的日子过了半年。去年9月23日,和老公配型成功的李梅毅然走进手术室,在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科于胜强主任团队的帮助下顺利完成活体器官移植手术,这一天也被她和老公定为“重生日”。

术前:病情突然恶化,坐电梯都直不起腰来

罹患肾小球肾炎超过十年,一直靠药物稳定维持,孙刚从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垮掉。身高超过一米八、体型魁梧的他曾是家里的顶梁柱,也是妻女最强有力的支撑。

但病来如山倒。前年10月,孙刚的血肌酐值突然升到330,住院半个月后再复查,这项检查的数值仍在不断攀升,最高时已超过1000,而正常男性的血肌酐数值区间是53~106微摩/升。定期透析和插管造瘘都已无法控制,病情迅速恶化的他只剩一条路,那就是尽快寻找合适的肾源进行器官移植。

“从来没想到病情能恶化的这么快,整个人都垮了。”回忆起当时的情况,孙刚仍心有余悸。每周到医院透析三次,每次持续4小时,但这样也只能让让他轻松半天。透析结束的当天下午身体疲乏得很,第二天上午缓解半天,下午又会出现头晕、恶心、乏力等症状,半夜起来呕吐是常态。

孙刚的家正对着电梯,但就算这么近的距离对他而言也是折磨。每次出发到医院做透析,在电梯里他都直不起腰来,更别提到楼下散步,“没有半点生活质量可言”。

巨大的落差让孙刚难以接受。做海鲜生意起家的他身边从不缺朋友,招呼亲朋聚餐、豪饮是他的爱好,突然加重的肾病让他和以前的生活彻底告别。

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形,还要承受等待肾源的焦虑及不菲的移植费用,这给病重的孙刚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女儿刚结婚,妻子跟着自己忙碌大半辈子,孙刚实在不想因为生病再拖累家人。边透析边等待肾源的半年里,他无数次想过放弃自己。

于胜强(中)团队讨论患者病情

转机:妻子毅然选择捐肾,给了他新生的希望

于妻子李梅而言,这场和疾病的抗争有另一个版本。从丈夫查出患病的那刻起,她就随时做好了捐肾的准备。这背后没有多伟大的理由,仅仅是因为必须要救这个和自己相伴二十多年,给了自己安全感的男人。

“体检查出是O型血我特别高兴,就感觉冥冥之中注定我要给他捐肾。”和老公相识不到两个月就迅速结婚的李梅曾无数次设想过老公患病后最坏的结果,但唯独对于捐肾这点她没犹豫过。不放心陌生人的肾源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她希望能两个人相伴到老,度过余生。

结婚二十多年,李梅和老公始终以“贝宝”互称,尽管家里的生意几起几落,但在李梅看来这个不论多忙,晚上从不会出去应酬,过马路永远会牵着自己手的男人无可替代,也“非他不可”。“他会把我像小女孩一样宠着,我上哪再去找这么个人”。李梅的想法简单而纯粹,哪怕最坏的结果是两个人都下不了手术台,她也得救人。外表柔弱的她在婚姻生活中一直是被照顾和呵护的那个,唯独在这件事上异常坚定和坚持。

2019年正月十五,李梅和丈夫配型成功,当晚他们还特意叫孩子回家吃饭庆祝,分享了这个好消息。可准备移植的过程却有点小波折,术前查体过程中,查出李梅肺部多发结节,经过半年的两次复查排除风险后,9月23日李梅和丈夫一起走进手术室,在于胜强主任及团队的帮助下,历时6个小时依次顺利完成了腹腔镜活体取肾和肾移植手术。

手术十分顺利,术后第二天孙刚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李梅走到丈夫床前两人手牵着手,都忍不住哭了。为了纪念这一天,过了大半辈子的夫妻俩放弃了各自的生日,决定将这一天定为“重生日”。

新生:迅速回归正常生活,提早享受天伦之乐

于胜强(左三)在查房

“半夜从重症监护室醒来感觉像做了个梦,毫无感觉就做完了手术。”清醒后他还和病友打趣说没想到睡了一觉就重生了。

术后8个多月,除了每天要按点吃药和定期复查外,孙刚的生活和正常人无异。中气十足的他走在小区里,没人会想到他曾因尿毒症被折磨得去了半条命。尽管身体早就恢复如常,家人始终不舍得让他重返职场,如今在家看小外甥的他提早享受天伦之乐,每天忙并快乐着。

孙刚说,自己年轻能折腾,妻子跟着没少操心。但即使在90年代家里突然着火,家财耗尽之际,妻子也从没埋怨半句,而是始终陪伴在侧,陪他熬过了一个又一个坎。这次病情突然恶化,他本来都悄悄跟女儿叮嘱好了“后事”:家里仅有的一点存款留给妻子,如果病情恶化不准抢救以免人财两空,甚至他细致到还叮嘱女儿过马路一定牵着妈妈的手等细节。是妻子和女儿的坚持让他重燃了希望,女儿多次坚持要捐肾救父,住院期间女婿的细致照顾,让他在家庭爱的氛围中有了更多力量。

赋闲在家的孙刚找到了新的存在感。从烹饪书和手机APP间搜寻菜谱进行尝试是他新的乐趣,如今家常菜和蒸馒头都不在话下,唯一没学会的是包饺子,妻子周末休息一家人在家包饺子于他而言是最温暖的体验。

“有时想想我何德何能,有这么好的老婆和家人。”妻子的付出让孙刚既感动又愧疚。术后一个月,他主动承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从以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直男老公,变成了贴心的家庭“煮夫”。

妻子在小区物业工作,每天晚上五点下班,五点孙刚就会着手做饭,简单吃过晚餐两人会手牵手到小区遛弯,随后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和每对平淡却幸福的夫妻一样,李梅讲讲工作中的琐事,孙刚从短视频平台刷到好玩的段子会拉着妻子分享,日子就这么平静而悄然划过。

“曾经想过手术成功后一定带她去旅游,看看不同的风景。”但这个愿望至今没能实现,对恋家的孙刚和李梅而言,离家超过一天就不可忍受,但只要能相守在一起,去哪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感恩: 六年间兄弟俩在烟台毓璜顶医院获得新生

这一切的改变都源自这场顺利的亲属间活体器官移植手术。孙刚告诉记者,六年前罹患尿毒症的二哥接受了妹妹的健康肾,在烟台毓璜顶医院肾移植科顺利完成了活体器官移植手术,至今情况十分稳定,这给了他很大信心。

“没有毓璜顶医院尽职的医护人员,就不会有我们的今天。”孙刚说,于胜强主任不仅技术水平高还很耐心,让他在治疗期间心里始终都暖暖的。有时复查结果出来晚了,赶上午休时间,于胜强也从来没推辞过,都会抓紧为他看完结果。“感觉于主任心里始终装着病人,就想让我们少折腾。”孙刚感慨。对李梅而言,术前于胜强主任的详细解释也给她吃了“定心丸”,外表柔弱的她在决定手术时没有害怕和犹豫。

尽管在很多人看来,被迫担起家庭重任的李梅压力会很大,但她却直言“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每天下班只要看到老公在忙碌着,她就会觉得特别安心。“我希望你还能再陪我十年、二十年,最理想的状态是我走在你前头。”定定地看着老公,李梅的眼里泛起了星星点点的泪光。

相关链接:

  • 活体肾移植有何优势,为什么要大力倡导?

对晚期尿毒症患者而言,被动等待肾源和为缓解病痛而定期透析带来的痛苦同样难熬。部分患者在等待中绝望离世,给家人带来很多遗憾。尽管近年来国家大力倡导器官捐献,但相对巨大的需求群体,缺口仍然不小。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仅在烟台毓璜顶医院排队等候肾移植的患者就超过400人。

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科于胜强主任介绍,相较居民逝世后器官捐献的不可控性,亲属间活体肾移植具有等待时间短、供肾质量高、术后排异反应低,手术费用低等特点,近年受到越来越多尿毒症患者的关注。

“供体与受体间组织相容性好,术后排异反应低,术后并发症少等,活体肾移植手术在生存率和术后生活质量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于胜强主任告诉记者,亲属间的活体肾移植手术术前查体更全面,手术时间安排便利,且更有利于增进家人间的情感交流,给患者更多的信心战胜病魔,是晚期肾病患者走出绝望的最佳替代方式。

  • 肾移植对供体身体会造成哪些影响,术后有哪些注意事项?

于胜强主任介绍说,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供肾者手术切口仅在5-10公分,术后3天左右即可出院,因此,捐献肾脏给亲属并不影响日常生活。

“术后需注意养生、每年做1-2次健康查体,尽量做到饮食起居规律、避免熬夜、避免重体力劳动。”于主任称,尽管如此,供肾者毕竟在无病状态下接受了一次手术,多了一个切口瘢痕,少了一颗肾脏就意味着少了一层保障,捐肾后如果罹患糖尿病、高血压、肾肿瘤和肾炎等疾病时,只剩下一颗肾脏在孤军奋战,相较普通人而言抵御疾病的风险会增加,所以也需注意。

对于受体而言,于胜强主任称术后一定要遵医嘱按时服用排异药物并定期复查,根据身体状况随时调整药物的种类和剂量。此外,肾移植手术后,患者应多吃一些优质蛋白、蔬菜,尽量保持能明显提高免疫力的药物,避免可能引起的排斥反应。

延伸小调查:

亲属间活体肾移植父母供肾占七八成,未来可考虑开发老年供者

于胜强主任介绍说,1954年国外为同卵孪生的兄弟间完成首例亲属间活体肾移植手术,尽管手术很成功,但由于医学和伦理学方面的顾虑,活体肾移植在起步后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没能普及。

1972年,我国首例亲属活体肾移植由中山医学院附属医院外科实施,但碍于当时的技术水平和条件,受体仅存活1年左右。随着技术水平的不断提升和肾移植供需缺口的增大,亲属间活体肾移植成为尿毒症患者的最佳替代选择,2005年,烟台毓璜顶医院高振利教授主导完成院内首例腹腔镜活体取肾手术,此后经过十余年的探索改进,其医院腹腔镜活体取肾技术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目前,我国亲属间活体肾移植的供体仅限于具有独立民事行为能力的三代以内直系亲属、结婚超过三年或共同育有子女的夫妻以及共同生活的继父母及继子女之间。

“亲属间活体器官移植多以父母供给子女为主,约占70-80%左右”,于胜强主任告诉记者,父母对子女的爱最无私,但对于尿毒症患者而言器官移植手术的完成只是开始,终生抗排异反应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因供肾者不适合进行重体力劳动,很多家庭选择保留父亲的劳动力,转而由母亲供肾。

针对很多患者担心的术后生存率和生活质量,于胜强主任进一步解释称,相较居民逝世后器官捐献,亲属间活体肾移植的效果更佳。一组调查数据足以说明问题,居民逝世后器官捐献1年的器官生存率约为95%,而活体肾移植的1年器官生存率可达97%-98%,两种不同来源的十年器官生存率分别为50%和70%左右。

采访中,于主任还提到了一个有趣的研究。一组年龄65岁以上的老年活体肾移植供者与年轻供肾者进行对比,二者受体的五年器官生存率分别为68%和74%。

“也就是说老龄供肾者并不会对术后生存率造成很大影响。”于主任称,因而有学者提到未来可考虑开发高龄供者来进一步拓展供体库。

对于供体而言,有研究发现,活体供肾者最终发展为终末期肾病的比例为0.04%,与全体人群的0.03%之间差异并不大。更有趣的发现是,供肾者总体寿命反而长于同年龄组的正常人群。可能是由于供肾者术前经过严格的查体,而且术后也更加注意养生和规律的体格检查,得到了更多的医学观察和治疗。

“每一个器官捐献者都是真正的英雄,对我们而言向英雄致敬的最好方式就是将工作做细致并进一步提升患者的术后存活率和生活质量。”于胜强说。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