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毓璜顶医院生殖科王雄副主任为您解答男性不育相关知识问答

  • 烟台毓璜顶医院生殖科王雄副主任为您解答男性不育相关知识问答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17-9-13  来源:烟台传媒网

男性不育是指育龄夫妇同居1年以上,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由于男方因素导致女方不能自然怀孕称之。据统计8%的育龄男性存在不同程度的生育缺陷。在世界范围内,男性不育症的发生率都在逐年上高,我国男性的精液质量正以每年1%的速度下降。尤其在经济发达的地区,精子数量和质量降低越明显。再者,随着年龄增长,生殖机能渐进下降,伴随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我们更应该关注大龄男性的生殖健康。为此,我们就男性不育规范化诊治及助孕技术的有关问题采访了烟台毓璜顶医院生殖医学科男科王雄副主任医师。

1.男性不育常见的原因有哪些?

导致男性不育常见的直接原因有精液质量异常(如精液液化迟缓,少、弱、畸形精子症及无精子症等),性功能障碍(勃起或射精功能障碍),先天性畸形(如尿道下裂),泌尿生殖道感染,精索静脉曲张及免疫性因素等,出现这些异常情况可能是先天性(多与遗传相关)或后天获得性因素,比如长期应激、环境因素内分泌干扰物、不良生活习惯(吸烟、酗酒、吸毒、穿紧身裤、久坐、缺乏运动、桑拿浴及电子辐射等)。另外,还有部分目前医学上尚不明确的不育症,称为特发性不育,如婚后3年以上未育的夫妇,双方生育相关检查均未见异常,可能存在受精障碍。

2.如何正确看待精液分析结果?

(1)精液分析结果只能在一定程度上预测生育潜能,精液检查正常的男性也可能不育。(2)生育力下降不等于没有生育能力,比如轻度少弱精子症。(3)正常生育功能的男性精液质量存在波动,一次精液检查结果异常建议复查。(4)结合取精时间、环境及方式等多方面因素对精液结果加以评价。(5)精液检查有一定局限性,只能提示异常结果及程度,但不能给出病因诊断。(6)对部分患者来说,男性不育症不是一种独立的疾病,而是由某一种或很多疾病与因素造成的结果,随着躯体健康状况的好转,生育力可逐步恢复。

3.影响男性生育力的夫妻因素?

(1)要从整体上评价夫妇的生育状况,生育力强的一方在一定程度上可弥补生育力弱的一方。(2)女方的年龄因素也是影响生育的重要因素。当女方年龄大于34岁时,尝试妊娠6个月未使女方妊娠就需要进行检查和治疗。(3)性生活的时机、频率也可能影响受孕。性交时间应选择在排卵期间,但不应局限于预测排卵当天。(4)自然不育的时限对于预测未来生育力是重要的。如果自然不育时间越长,存在的问题可能越严重。

4.男性不育如何做到规范化诊断?

男性不育的诊断包括疾病诊断(原发或继发)、精液病理及病因学诊断。除了规范的病史采集和体格检查,我们还需要借助必要的实验室及其他辅助检查。基本检查包括:精液分析,血、尿常规分析和生殖内分泌激素检查。此外,应根据患者病情,适当选择其他检测,包括精浆生化、生殖系统超声及垂体MRI等。对于严重少弱精和无精子症患者,要进行Y染色体微缺失(AZF)、外周血染色体核型分析或睾丸活检等。

5.男性不育如何进行治疗?

男性不育的治疗应从病因入手,采取个体化系统治疗,目的在于祛除致病因素,改善精液质量,以增加自然怀孕或助孕的成功率。首先应根据生活习惯、工作环境等进行有针对性的生殖健康宣教,根据男性及配偶的具体情况,推荐选择治疗方法:

(1)药物治疗:在治疗前,要充分预测疗效,对于助孕指证明确的,药物治疗仅起辅助作用。应该至少覆盖1-2个生精周期(约3-6个月),同时进一步评价药物治疗的适应症和疗效。常用的如基础性治疗(抗氧化、改善细胞能量代谢、改善全身和生殖系统微循环等)、抗感染治疗、内分泌治疗和中医药治疗等。(2)手术治疗:近年来显微外科在男性不育的治疗中得到了广泛应用。主要是显微镜下精索静脉结扎术、附睾输精管吻合术、显微取精术,这些手术的熟练应用,使与精索静脉相关的少弱精子症、附睾尾梗阻导致的无精子症,收到良好的治疗效果,特别是使非梗阻性无精子症(睾丸生精功能衰竭)患者拥有自己遗传学后代成为可能。对于部分绝对男性不育患者,如:克氏综合征、隐睾术后患者、AZF缺失、睾丸体积过小不宜睾丸活检的NOA患者或睾丸活检未找到精子的患者,显微取精术结合ICSI助孕技术对部分患者是行之有效的。(3)辅助生育技术:包括人工授精(夫精和供精)和试管婴儿技术。后者主要有体外受精-胚胎移植(IVF-ET)、卵泡浆内单精子注射(ICSI)和移植前遗传学诊断(PGD)/移植前遗传学筛查(PGS)。目前每一项技术在男性不育治疗中都广泛应用。

总之,在精准医疗模式的引领下,加强男性不育的病因学诊断至关重要,规范且准确的诊断是制定男性不育治疗方案的前提,治疗时还要考虑女方生育力状况,应遵循降级原则,首先进行合理的常规治疗(包括药物、手术等),无效时再采用辅助生育技术。要注意避免两种倾向,一是盲目地无限期进行常规治疗,以至丧失辅助生育技术的治疗机会;二是轻易放弃常规治疗,不恰当的使用辅助生育技术。每项助孕技术都有各自的适用人群,根据不同的适应证,应该有针对性的选择辅助生育技术。

相关链接:

 

王雄,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烟台毓璜顶医院生殖医学科副主任。亚洲男科学协会男性不育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男科医师分会委员,山东省男科学会男性不育学组委员,山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生殖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烟台市生殖医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主要从事男性不育临床与基础工作,在试管婴儿助孕中体外受精方式的选择与临床应用积累丰富经验,深层次评估精子在胚胎发育中的作用,熟练显微外科技术在男性不育治疗中的应用,进行了多项开创性工作,如山东省首例显微取精试管婴儿、稀少精子保存等。基于临床工作在国内外专业杂志发表论文10余篇,国内首次报道多囊肾与男性不育存在相关性,首次研究并推广短时受精观察极体在常规体外受精-胚胎移植中的应用,首次研究并报道了DNAH1基因功能失活变异可导致中国汉族男性不育;受邀参与国内关于精子鞭毛多发畸形(MMAF)的多中心研究,在国际上首次发现并验证CFAP43基因与MMAF相关。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