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毓璜顶医院手足外科黄波涛:开展小关节镜及神经肌电检测技术 实现微创化、精准化诊疗

  • 烟台毓璜顶医院手足外科黄波涛:开展小关节镜及神经肌电检测技术 实现微创化、精准化诊疗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20-12-15  来源:烟台传媒网

烟台传媒网12月15日讯(通讯员 李成修 李凌峰)在无影灯下,在显微镜前,烟台毓璜顶医院手足外科副主任黄波涛常常经历一台手术十五六个小时的苦战,指尖无数次的闪转腾挪后,一个又一个“奇迹”在他手下诞生。

不管手术的过程危机四伏,还是治疗过程遍布荆棘,他处理起来就是风平浪静。当他翻开自己的手机相册,里面存的全都是大型手术的照片,他说,“这其中展示出的每一例手术都有一个故事。”

黄波涛(左)团队讨论患者病情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勤勤恳恳实干出来的手足外科专家

手足显微外科作为烟台毓璜顶医院的特色科室,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精细化操作,手部神经系统错综复杂且细如发丝,手术中黄波涛常常要在显微镜下要在1毫米的血管上缝合十几针针。对于他而言,是真正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没有成千上万次的练习,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手足外科医生是上不了手术台的”。

而这中间,需要付出多少努力、要流多少汗水只有黄波涛自己知道。在他看来,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手外科医生,没有捷径,只有多读书、多看文献、多做练习、多用脑子。黄波涛总结自己十余年从医经历时说:“越高的技术水平,越离不开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越是简单朴素的道理,越能锻炼出黄波涛扎实的基本功,也越能证明他在手足外科领域深厚的积累。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黄波涛说,对于他而言,爱上手足外科的理由就在于:在他看来,手足外科“能够最大限度接近医学的本质,就是尽可能地恢复身体本来的样子”。正是因为对于手足显微外科专业的热爱,才有十几年如一日的坚守。提起手足外科团队,黄波涛充满自豪,他说,我们的手足外科团队是一个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团队。手足外科基本都是在晚上急诊来活儿,一缝就是一晚上,下台就天亮了,缝了血管缝神经缝了肌肉缝皮肤,显微外科号称“高精尖”,对于医生来说就意味着极其费眼,又顾不上吃饭喝水,很容易累的头晕眼花。而手术的特殊性又不允许他出一点差错,更不允许医生离开手术台把患者晾在一边只顾自己休息,于是,巡回护士提供的矿泉水或者牛奶便成了医生与患者两个人的“续命水”。黄波涛回忆,就是顶着这样的辛苦,黄波涛依旧熬过了无数个长夜,为数不清的患者带来肢体“重生”的希望。而对于黄波涛而言,最让他能够“忘记累”,感到“成就感”的,就是当完整地成功地做完一例手术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欣喜与满足。

长期工作在第一线,黄波涛最大的感触是“要一直往前走,不能退”。“烟台毓璜顶医院作为区域医疗中心,有太多的患者都是抱着很大的期待和最恳切的希望来到这里,作为毓璜顶医院的医生,就是要不断地面对难题,不断进行技术创新,与时俱进才能不辜负患者的期望。”黄波涛说。

积极开展腕踝关节镜技术

让更多的老百姓享受技术进步的便利

谈到擅长的手术技术,黄波涛格外健谈,不难看出一门心思扑在手足外科的他更是一个“技术狂”。他向记者介绍毓璜顶医院手足外科近年新开展的小关节镜技术,对于传统的关节手术,患者术后两个月左右才能下地活动,而通过微创小关节镜手术,患者一个月左右就可下床活动。

几年以前腕关节镜和踝关节镜在烟威地区并没有开展普及,遇到有适应症的患者一般都会推荐等北京等地区的医院治疗,2年前毓璜顶医院收足外科引进并开展了小关节镜诊疗技术,经过超过百例的手术,使这项技术已经发展和完善。

“减少住院时间、费用、减少痛苦,术后功能恢复最大化,是小关节镜的主要优点。”黄波涛说。小关节镜技术包括踝关节镜、腕关节镜、指间关节镜等,经国内外的探索和发展,已经成为诊断腕踝疾病的“金标准”,也是手足外科精准治疗和微创治疗的要求。

对关节疑难病症的确诊,对困扰患者多年的关节伤痛的治疗,关节镜手术往往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 据了解,关节镜属于一种微创内窥镜技术,术中通过切开皮肤数个黄豆大小或更小的孔,将透镜、手术器具伸入关节内,而器械末端的透镜,则将整个关节结构在显示器上展示出来。医生通过放大的画面操作,诊断和治疗各种关节疾病,就显得轻松许多。而小关节镜则在此基础上创口更小,同时扩展了可实施的范围。

黄波涛向记者介绍了这样一个病例,“一位72岁的老人脚踝部发生病变,按照以往的手术思路,将要开一个十多公分的创口,甚至要打断腓骨才能进入到患处实施手术。而现在只需要开几个不起眼‘黄豆大小’的小创口,就能实现微创的治疗,伤口愈合后,只留下几个红色的小斑点,没有大的疤痕。”患者手术完成后非常满意,这让黄波涛心里也更有劲儿了。

在采访中,黄波涛提过最多的一个词是“老百姓”,他的思路总是想着如何帮“老百姓”们解决最实在的问题。对于小关节镜技术的推广,他说,“要让更多的老百姓知道自己的病还能这样治!能够少花点钱,少遭点罪”。在他看来,做医生辛苦,做手足外科的医生尤甚,但没有什么工作是不辛苦的,一旦有了明确的目标,黄波涛一门心思只想着怎么才能帮上老百姓,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必然的,这一切的努力也都是值得的。

黄波涛(左二)团队在查房

敢闯手术禁区

术中神经电生理监测提供风险保障

周围神经卡压及损伤性疾病是手足外科的常见病、多发病,目前诊断主要依靠查体及术前肌电图,但存在一定的误诊率。而手术时,也有神经系统造成损伤的潜在可能,因为这些损伤可能无法被手术者在术野中观察到,往往在医师不知不觉中发生。黄波涛说,这其中又以臂丛神经为甚,由于其特殊解剖结构,其损伤形式复杂多变,在临床中要求对臂丛神经的损伤进行根、干、束支、终末支的精确定位,涉及根性损害的,要进一步进行节前损害或节后损害的鉴别,其诊断结果会影响到患者是否需要及时手术、预后及康复。

依托过硬的技术实力和精良的医疗设备,手足外科在原有技术基础上不断精益求精,近年来周围神经手术方面也不断取得新突破。烟台毓璜顶医院手足外科斥巨资引入术中神经电生理监测技术,它是利用脑神经电生理的原理对手术操作可能影响到的神经组织对其进行监测以达到避免或减小损伤的目的。同时,术中神经电生理监测技术也通常用于可能造成神经系统受到永久性损伤风险的手术中,以降低术后神经功能缺损的风险,这项技术为神经外科疾病的治疗提供了新的指导方法。

术中神经肌电生理监测技术在周围神经损伤中的应用价值已得到临床的认可,其优点在于刺激电极直接刺激受检神经,定位十分准确,其次在方法学上消除容积传导的干扰,能帮助临床医师更直观地确定周围神经损伤的部位及损伤的性质和范围,帮助手术者选择最佳手术方式,提高手术效果。

一位患者在毓璜顶医院的就诊经历更能明白地说明这项技术,当他辗转多地却查不出自身疾病的患处究竟在哪儿时,手足外科给了他最后的答案。通过术中神经肌电生理监测技术,黄波涛一点点排查了肘管、腕管神经,最终找出了患处藏在腕尺管这个隐秘的角落,患者终于在毓璜顶医院得到了最准确的诊断和治疗。

上肢麻木不适,甚至肌力下降、肌肉萎缩是很常见的神经疾患,而其中有一部分是臂丛神经疾患,可能包括外伤、肿瘤、先天发育异常、放疗性损伤等原因。臂丛神经因为其解剖复杂以及神经功能恢复不佳等原因一直被视为外科手术的禁区。“禁区只是一种说法,说明手术的难度,但是再难的事情也总得有人来解决。”,黄波涛这样告诉记者。手足外科开展的术中肌电监测技术,为臂丛神经手术提供了保驾护航的作用,可精确地定位神经,避免术中误伤。目前手足外科每年完成臂丛神经肿瘤病例数十例,此外还有臂丛神经转位手术、臂丛神经松解减压手术。

“外科手术的终极目标就是切除病变并最大限度地保存神经功能,要达到这个目标,首先是通过合适准确的方法实时定位,其次是选择合适的手术入路,再次是手术过程中如何最小限度地损伤正常组织、神经和血管等重要结构。”

烟台毓璜顶医院手足外科副主任黄波涛

专家简介:

黄波涛,医学博士,烟台毓璜顶医院手足外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

山东省医学会手外科分会神经学组副组长

山东省医师协会手足外科分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

烟台市抗癌协会骨与软组织肿瘤分会副主任委员

烟台市医学会显微外科学会秘书

烟台市医师协会手足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

擅长四肢显微外科修复、腕踝关节镜手术、周围神经手术。发表SCI论文6篇,核心期刊2篇,主编著作1部,主持参与国家级及省级课题各一项。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