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时期也从容不迫的急诊科:家有家规,科有科风

  • 在疫情时期也从容不迫的急诊科:家有家规,科有科风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20-2-29  来源:烟台传媒网

烟台传媒网2月28日讯(通讯员 李成修 马瑾)每个周三的早晨,是烟台毓璜顶医院急诊科集中开会学习的日子。康海主任带着医护人员一起讨论这一周接诊病人遇到的问题,学习新冠肺炎等疾病的相关知识。这个拥有一个有131人、众多科室的“大科”,每天都井然有序的开展着工作。

在疫情时期,急诊科除了平时的院前急救、急诊门诊、急诊抢救室等工作,还临时成立了疑似新冠肺炎病人的临时隔离抢救间、疑似新冠病人的隔离病房,以及承包了全院输液室的所有工作。急诊科每天的门诊量达到200到300个病人,120急救车每天的出诊量基本都在30次,最多能达到50人。但是,疫情所带来的更大的工作压力并没有击垮急诊科,反而让这个已经习惯了辛劳工作的科室显得游刃有余。

急诊预检分诊处

“在没有疫情的时候,我们每天的接诊量都能达到400-500人,我们科室去年全年一共接诊了17万患者。因为疫情原因,下属各县市区的患者转来的少了,我们的工作量也少一些。”康海介绍道:“目前疑似新冠病人的隔离病房的工作压力最大,我们也投入了更多的力量。“

急诊科的疑似新冠病人隔离病房的工作十分繁重,不仅要负责取咽拭子标本诊断病人是否是新冠肺炎患者,还要护士24小时及时看护病人的状况。新冠肺炎的病人比平时的病人面临的情况压力大得多,因为隔离期间家属不能陪同,看护工作全都是由护士来执行,在隔离病房的患者年龄最大的能有85岁,年长的病人本身就体弱多病,经常有一些心功能衰竭、肾功能衰竭或其他疾病伴身,风险十分高。还有一些儿童也有儿科的疾病,其他年龄段的患者还有神经系统疾病等等意外状况,这都给医护人员带来巨大的压力。

隔离病房护士在治疗

隔离病房目前有6位医生9位护士,4个医生轮夜班。“在隔离病房工作,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害怕患者出什么事情。不像普通病房那样随时可以进去,这里每次查房都要穿厚重的防护服。我也是第一次穿,防护的是不错,但是穿着不舒服,一会就满头大汗,而且护目镜戴久了眼睛也受不了。”隔离病房的副主任医师林宏扬说。

隔离病房查看患者情况

与其他科室最大的不同,急诊科要保证绿色通道畅通,急诊患者在急诊科抢救处置后,要分流到各专业科室继续诊治。既要保证急危重症病人的抢救,又要进行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的隔离筛查。急诊隔离病房更需要认真把关,把好进和出两个关键关口,所以新增的隔离病房有15间不能达到完全的饱和状态,一般康海会让病人数目稳定11个,但这也是不小的工作量。

康海的工作中心也放在隔离病房,早上八点到晚上五点是工作时间,但几乎六点半她才会离开工作岗位,而且很多时候中午午休的时间都没有,要持续工作10个小时左右。“我只有初三歇了一天,其余时间都在工作岗位上,很多同事也都像我一样。”康海说,没有人抱怨,我们已经习惯了,能干急诊的都是能吃苦的人,我们的努力是全年三百六十五天的。

也正是因为常年一起奋战,急诊科内部十分的团结。在初三通知取消假期的时候,急诊科所有的医生都回到医院,包括3位近60岁的,主动请缨去门诊,康海觉得年龄太大的医生身体不好,不想让他们太过劳累,没有给他们排班的打算,但是老医生们坚决地说,不让我上不行。有经验的医生们主动说,年轻的孩子不熟练,我多上几个白班带带他们。而年轻的医生更是让康海感动,每个人都争着说这个班我可以多上。

2.jpg

护士摘下口罩后的面部压痕

急诊普通病房的责任组长曲芸主动请缨到隔离病房上第一个夜班。为了方便大家工作,她将当天晚上接病人的每一个细节要注意的事项做了一个流程;年龄大的医生不能值夜班,所有的年轻医生全部举手顶替岗位;医院的防护用品每个人都省着用,为了能省下来给支援湖北的医护多带一个…….“就好比心肺复苏,“康海说:”过程中谁应该负责气道,谁应该管按压,谁应该记录,谁应该输液,分工明确。我们把这种抢救病人精神融汇到了科室的管理和日常工作中,没有个人英雄,都是团队的力量。这是我们科室一代一代的流传的风气,是我们的科风。”负责隔离病房的副主任医师林宏扬也对科室的团结十分感动:“我们科室真的特别团结,最能体现在沟通上,不管是医患之间的沟通,还是医护人员之间的沟通,整个过程都特别和谐,都能建立有效的沟通。”

1.jpg

护士摘下口罩后的面部压痕

“急诊不仅需要奉献精神,团结协作能力,还要有勇气和智慧,隔离病房是主动请战要来的,”康海说:“急诊科最适合这个工作,首先常年的工作让我们在心理上就不害怕,再加上我们每个专业的知识都会一些,各个专业的病都有了解,全面综合的专业素养和应急能力都足以支撑这个工作。”

事实也证明急诊科确实能胜任这份工作,疫情的发生没有过渡期,一切来的都很突然。但急诊科作为前锋,没有犹豫,也没有后退,从容的应对每一个困难。支撑着他们的,是同事的鼓励,是家人的笑容,是患者的“谢谢”。

的确,一个人的力量是微弱的,但团体的力量确实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