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毓璜顶医院援藏医生家属姜蕾:就算他在家,也很难吃上团圆饭

  • 烟台毓璜顶医院援藏医生家属姜蕾:就算他在家,也很难吃上团圆饭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20-9-29  来源:烟台传媒网

烟台传媒网9月29日讯(通讯员 李成修 崔方荣)工作地点不过相距一层楼,他们却很少在上班时间碰面。一个穿梭于病房和手术室之间处理患者,一个在影像科埋头看片写报告,每天雷打不动的交流,就是相询问加班时间和能否接送孩子。

工作中的姜蕾

结婚11年来,烟台毓璜顶医院烧伤整形美容外科医生姜蕾根本不记起节日和家人吃过几次团圆饭。今年8月16日,丈夫赵文雷作为烟台毓璜顶医院2020年第二批援藏医疗队及聂拉木县医院二级医院评审攻坚小组成员奔赴雪域高原。这意味着今年中秋,姜蕾又不能和丈夫吃团圆饭了。而她却早已习惯这种状态。因为即使两个人都在烟台,节假日也不一定有时间和家人团聚。

和同事在一起的时间比家人更久

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到岗,交接班后姜蕾就随同医疗组的同事一起查房、换药、做手术,安排当天的出入院患者,查看患者的病情变化,解决家属提出的各种问题。有时明明安排了休班,等到处理完手头大大小小的事情,时间就已经到了傍晚。或是刚刚值完24小时班回到家里,又为了协助抢救患者再次赶回医院,陪伴同事继续奋战几小时。

姜蕾(中)为患者换药

而丈夫赵文雷的阅片工作,看起来更加单调。负责影像诊断的医生,通常不与患者直接交流。对于患者而言,影像医生只是出现在报告单上的一个签名。赵文雷每天早上来到电脑跟前坐定,默默阅片、写报告,“不知不觉天就黑了”。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与身旁的同事讨论病例。

“在每个医生的家庭,一年加了多少班、几个节假日不能团聚,是记不清、算不出的。”姜蕾坦言,因为夫妻每人每周都要上一两个夜班,她和爱人能同时在家吃晚餐的时候并不多,亲自下厨做饭更是屈指可数。因此在他们家,全家老小安安顿顿吃个饭是最重要的仪式,“没什么是一顿大餐解决不了的”。

“计算一下与同事相处的时间,可能真的比家人多。”姜蕾说,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上班,赶上两人都休息的周末,一家人能去海边或公园玩玩就很满足。

姜蕾(右一)查看患者病情

父母全搬到医院附近围着孩子的“日程表”转

为了支持姜蕾和赵文雷的工作,双方老人退休后都搬到了医院附近,方便随时帮忙接送孩子。在他们家,有一张孩子们的课外学习日程表,一家人的安排全都围绕这张表格转。

两个孩子除了按时上学,业余时间的学习班和兴趣班也排得满满当当。为了不给老人增加过多负担,姜蕾和赵文雷但凡有时间都会亲自接送。丈夫赵文雷援藏后,姜蕾的日程更紧了。为了接送孩子方便,每天上班她都穿运动鞋,“这样可以跑快点”。

“父母给我们无条件的理解和支持,我们其实挺愧疚的。”姜蕾说,双方父母都有医护人员,对他们的工作性质和工作强度都能理解。因此在退休后全搬到医院附近,全力支持他们。婚后一直随公公婆婆居住的她几乎不用起来做早餐,幸福之余也让她满怀愧疚,更希望能在其他方面尽量多搭把手,给老人减轻点负担。

姜蕾(左一)为挫伤患者换药

这种互相的理解和体谅在孩子们身上也有传承。平时只要看到爸妈下班回家,一双儿女都会迎上前来拥抱问候,汇报成绩“邀宠”,分享自己的小收获。

平时缺失的“二人世界”,这回在信里补回来

不是在上班,就是在陪孩子,姜蕾坦言结婚十一年,和丈夫赵文雷的“二人世界”几乎没有。性格大大咧咧的两个人也并不在意“浪漫时刻”,逢年过节最大的仪式感就是一起采购,给家人做几个拿手菜。

“这次他出发前,我俩单独吃了顿火锅。”姜蕾告诉记者,丈夫本来还打算叫上几个朋友,但她拒绝了。难得的独处时光里闲聊一番,已经让她很开心。

这次援藏,赵文雷和同事的主要任务是聂拉木县医院二级医院评审攻坚,以及樟木口岸疫情防控工作。与此同时,他们要发挥专业优势加强对当地人才的“传帮带”,争取为聂拉木留下一支带不走的高水平医疗队。

因为高原反应的缘故,赵文雷经常头疼到难以入睡,但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他打电话总是报喜不报忧。烧伤整形科的工作,不只是做整形美容,每当抢救严重的烧伤病人,姜蕾的心理压力也很大。多年来,夫妻间形成了默契,两人会趁孩子睡着后一起网购,边聊天边挑东西,压力也会消解不少。

姜蕾说,细想两人已经很久没有“二人世界”的空间,今年的中秋节又不能一起过。借着这次媒体发起的“你送祝福·我送团圆”大型公益活动,她要好好写封信,给援藏的丈夫一个惊喜。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