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状腺全切术后碘摄入的探讨 ——访烟台毓璜顶医院甲状腺外科杨晓晴 姜翠翠

  • 甲状腺全切术后碘摄入的探讨 ——访烟台毓璜顶医院甲状腺外科杨晓晴 姜翠翠已关闭评论
发布于:2020-9-28  来源:烟台传媒网

烟台传媒网9月28日讯(通讯员 李成修 马瑾)碘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它也是合成甲状腺激素的主要原料。碘的生理功能主要是通过在甲状腺合成甲状腺激素后发挥作用,以促进机体生长发育和组织分化。碘与甲状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用通俗易懂的话说,碘是合成甲状腺激素的“原材料”,而甲状腺是合成甲状腺激素的“工厂”,那么对于甲状腺手术后患者,我们该如何摄入碘呢?在此,我们就甲状腺全切术后碘摄入的有关问题采访了烟台毓璜顶医院甲状腺外科杨晓晴与姜翠翠。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首先我们先了解下碘在人体内正常的代谢情况:

  • 碘的摄入

成年人每天需要碘100~160微克,其中80%以上来自食物,10%-20%来自饮水,0-5%来自空气。每天50~1000微克碘是安全的,过多或过少都会引起不良反应。普通人对于碘的需要量,主要取决于机体对甲状腺激素的需求量。正常甲状腺在24小时内可富集摄入碘的15%-45%,如果是碘缺乏地区,机体甲状腺激素需求量增加,甲状腺摄碘能力会变强,可达80%。

  • 碘的代谢

健康成人体内碘总量为25~50毫克,碘在人体内每天都在代谢,在碘摄入停止的情况下,体内储备的碘仅够维持2-3个月。正常情况下,人体内的碘90%随尿液排出,10%随粪便排出,极少数碘还可随汗液和呼吸排出,其中哺乳期的妇女还会从乳汁中排出一定量的碘。

了解了以上内容,有的患者可能会以下疑问:

1、甲状腺全部切除了,工厂都没有了,还有必要补充碘原料吗?

答案:是的,没有必要。

因为“工厂”已经不存在了,补充再多的“原材料”(碘)也无法生产出甲状腺激素。因此甲状腺全部切除后,人体对于碘几乎没有太多需求,没有必要刻意摄入含碘的食物。

同时,多摄入的碘可顺利通过肾脏排泄。甲状腺切除后,饮食中碘的摄入在所难免。虽然目前没有针对甲状腺切除术后人体碘代谢的研究,但是根据碘在正常人群的代谢过程,我们可以推测:甲状腺切除后,人体摄入的碘依然可由小肠吸收入血,被全部切除后的甲状腺无法利用和储存碘,多余的碘则被排出体外。

2、既然多余的碘都会排出体外,甲状腺切除术后是不是就可以不用限制碘的摄入了呢?

答案: NO

世界卫生组织(WHO)等几个国际组织建议,正常人每日摄碘在1000微克以下,过高的碘摄入会有高碘性甲亢的危险。

甲状腺全切后,高碘摄入的后果目前并没有研究资料或临床观察数据,但是根据正常人高碘性甲亢的发病机制可以推测,甲状腺全切后高碘摄入可能会增加残存的少量甲状腺的不良活动,这对于甲状腺癌的预后是一个不安全因素,因此甲状腺全切后仍需控制碘的摄入。建议正常饮食,少吃含碘高的紫菜、海带、海藻等。

但是要指出的是:甲状腺全切术后需要碘131治疗的患者,在治疗前一个月限碘饮食。

Josephine H 2016年在clinical Endocriology杂志上发表的《Low iodine diet in 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ncer: a review》即《低碘饮食治疗分化型甲状腺癌的研究进展》一文中指出分化型甲状腺癌患者在行甲状腺全切后,为了提高碘131的吸收,最大限度的破坏残留的甲状腺组织和显微癌组织,需在治疗前进行限碘饮食[1]

3、是否完全拒绝“碘”的摄入?

答案是过犹不及,这样也不好。对于甲状腺全切的病人,吃无碘盐也不好。因为吃无碘盐会导致摄入碘不够,导致碘缺乏,也是不利于身体健康的。虽然大部分碘都集中在甲状腺,但除此之外还有少部分碘分布于肌肉、皮肤、血液和中枢神经系统等组织中。也就是说,除了甲状腺,人体其他组织也是需要少量碘的。所以,人体不能没有碘,低碘饮食是最好的。

综上所述

对于甲状腺癌患者,甲状腺全切后:

(1)如果需要进一步接受放射碘(131-I)治疗,治疗前需要限碘饮食。

(2)如果不需要放射碘(131-I)治疗,建议正常饮食,可以适量吃一些含碘食物,但需控制碘的摄入。

最后,我们还要注意碘摄入不足的危害!!!

Josephine H 发表的《Low iodine diet in 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ncer: a review》一文中还指出了低碘饮食的危害。

低碘饮食更易引发低钠血症,低钠血症在分化型甲状腺癌发展的危险因素包括:

1、年龄较大(> 65 岁)

2、使用噻嗪类利尿剂

3、分化型甲状腺癌持续时间较长

4、长时间的甲状腺功能低下状态和出现多处转移

参考文献:[1]Li JH, He ZH, Bansal V, Hennessey JV. Low iodine diet in 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ncer: a review. Clin Endocrinol (Oxf). 2016;84(1):3-12. doi:10.1111/cen.12846

 相关链接:

 杨晓晴,烟台毓璜顶医院甲状腺外科研究生在读。

姜翠翠 烟台毓璜顶医院甲状腺外科护师  本科,学士学位,硕士研究生在读 ,从事甲状腺外科护理工作10年。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